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弃的声音又响起了

 
 
 

日志

 
 

曾经离开忆莲,只怪夜太黑  

2006-06-02 13:21:47|  分类: 我爱大明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又回来 我亦回来 一些发展尚待”
当忆莲重归香港乐坛,再签黄柏高,与陈辉虹再续前缘的时刻,我在认识林忆莲10多年之后,居然通过SANDY AND ME不经意地注册成为了林忆莲歌迷会的会员。年轻时没有做过的事,到了这个年纪居然去做,想来有些汗颜。

“来吧别见外 当天温馨健在”
其实正象忆莲曾经离开过香港乐坛一样,我也曾经离开过忆莲。近来,常常回忆起那段似乎一闪而过的离开忆莲,离开众歌星,不再关注流行乐坛的日子,不禁感叹人生原有回头路。

跟许多早期歌迷一样,我喜欢那个香港化的林忆莲,喜欢倾斜都市烧烧烧的激情放纵,喜欢梦了疯了倦了的深情隽永,喜欢听风中的野花低吟浅唱,喜欢那如泣如诉的给我等最久的人,it`s you,it`s you,是你让我感到幸福,it`s you,it`s you,有了你也有永远。----------但忆莲是一个永不满足,求新求变的人。1995年《LOVE SANDY》以全新的姿态出击,为她的演艺事业开拓了一片新的空间。虽然这张专辑我尚可接受,但这种全新的姿态却让我隐隐有些不快,曾在我的日记本上问过“林忆莲,你往哪里走”,当然,这一点点的不惬意必定会被当时潮水般的欢呼声淹没,作为她的歌迷,焉能不为她高兴?记得当时《音像世界》FANS栏目在讨论“蜕变后的林忆莲”时福州的郑明纬先生写到——可以肯定的是,凭着她那无法复制的嗓音,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几多变化,林忆莲都将是香港歌坛上歌唱的最好的一位女歌手。——或许这是当时莲迷们的一种典型心态,不太适应新的忆莲,但又为她的成功而欣慰。

但任何事物既然产生,就会发展,包括我的这种小小的不惬意.

从《伤痕》开始,《I SWEAR》《感觉完美》,直到《夜太黑》,我终于无法忍受,尽管“夜太黑”这首歌当时被广泛传唱,甚至于被两部电视剧选为片尾曲反复播放,尽管这首歌据说赢得了更多白领女歌迷的青睐,但个人认为这是有史以来林忆莲最让我不满意的一张专辑,我再也不能欺骗自己去相信这是一张好唱片,我甚至于开始研究李宗盛,这个李宗盛跟写出《还有》,《最爱》,《小镇医生的故事 》的李宗盛究竟是不是同一个人?(有趣的是,我们单位一位小我7岁的小朋友说他是因为“夜太黑”才喜欢忆莲的)。

整张专辑连听数遍,味同嚼蜡。不幸的是,在同一时间,我的另一位偶像张国荣的《PRINTEMPT》同样让我味同嚼蜡,还有黄莺莺的《花言巧语》,简直就是冒充纯情少女,完全没有了往日豪门怨妇的气度,他们三人仿佛商量好一般让我深深失望。这种失望情绪殃及无辜,刚刚引进的黄耀明的《愈爱愈美丽》和梅艳芳的《歌之女》我也不想听了,干脆没买。

虽然当时我本该想到,为了顺应市场,为了吸引新一代的歌迷,他们有义务积极进取,求新求变,但我没想到。直到后来有天发现曾经很欣赏的杜德伟、BEYOND那一成不变的乐风让我乏味时,才知道忆莲、哥哥他们的创新意识,冒险精神是多么可贵,也许这就是他们长盛不衰的根源所在吧。

当然有性格方面的原因,我本人是一个极端主义者,另一个原因可能是多年来听港、台流行音乐太多太猛,无可避免地引起了消化不良,所以,经过梦了,疯了,对港台流行音乐,我终于也感到倦了。逐渐地,不再买《音像世界》,不再关注歌星动态,不再听歌,不再买磁带,我的音乐人生逐渐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我开始听交响乐、西洋歌剧、中国戏剧,沉浸在这种“新音乐”中醉生梦死。更重要的是与此同时,我的消耗在开拓人生新境界,转换工作环境的时间精力与乐趣日渐增多,似乎已没有太多的闲暇去关注昔日偶像,尽管从越来越多的电视娱乐新闻中我大概知道他们事业辉煌,如日中天,在为他们的成功而高兴的同时,对他们身上发生的一些重大事情居然毫不知情,这样一晃就是四、五年。第一次对“至少还有你”产生印象居然是井冈山办成花旦的表演,哥哥在97演唱会上公开自己的“身份”这样的事,我居然是在2002年底才知道。-------这时如果我还敢于说自己是他们的FANS,不知要引起怎样的嘲笑声。

我曾经见到过这样一段话,比较贴切地表达了我的思想:
“我早就不追星了,现在也没什么偶像,曾经喜欢过的歌星们,更象是从少年时代一块长成的老朋友,或志向有别,或音问渐稀,但是心中脑海,那一道道痕迹,虽然晦淡,却怎么也抹不去。--------正所谓故人好比庭中树,一日秋风一日疏”。

2003年4月1日这一天,一位老朋友从24层楼顶纵身跃下,同许多人一样,我的青春年华的走向被埋葬,文华酒店前一滩被无情冲刷的血污,成为了许多人纯真岁月的最后记忆。我开始回忆那些风花雪月的往事,那些在我生命里不可磨灭的美丽印象。开始翻出旧杂志,重温流年往事,开始翻出旧磁带,核实每一个岁月流声。开始计划着把那些经典的磁带变成CD。偶然闯进CDHOME,从此开始无节制的购碟,不把引进版放在眼里,专挑价格昂贵的HK版, TW版搜购,如着魔一般,完全不顾累计购物金额已达到万元(而尚有许多未找到)。与此同时,通过网络尽力搜寻在这五年间发生在流行乐坛的我所不能了解的事,--------方才发现,昔日巨星,走的走,散的散,有的隐退,有的淡出,似乎只剩下了她,林忆莲.

“时光本是无罪 你说当初已失去,其实尚可和我努力重新追”

真正让我找回往日忆莲情怀的歌曲首先是《两个女人》,其次是《有泪尽情流》,如果说在我的记忆中忆莲的歌声是多么美妙,这两首歌让我知道忆莲的歌声是如此美妙。回过头来重新再听《夜太黑》,反而有了新的感觉,不知是否与岁月历练对人的思想改造有关,现在居然可以听到一些过去所没有的感觉。

看《2002忆莲演唱会》VCD,当忆莲一边与热情异常的歌迷握手一边唱《听说爱情回来过时》,一向标榜男人不哭的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潸然而下;当唱到最后一首歌《至少还有你》时,整晚都在抑制感情的忆莲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泣唱不成声。
"我对以往的感触还那么多 曾給我幸福的你 我依然深深爱着 "

后来在SANDY AND ME 看到一篇文章说,男人久不见莲花,开始觉得牡丹美,大意是说因为忆莲转型,他开始喜欢王菲,曾经离开忆莲,现在又回来了。原来,这样的人不止我一个。
“增减多少魅力 夜色是否不再相识 其实这位旧情人 还有几多价值 再演新的角色”

我知道自己是一个极端主义者,一场狂热的追星又要开始了,但我完全控制不住地去收集过去的现在的《林忆莲》,关注她的一举一动,为她的每一个消息而兴奋,很幸运赶上信息时代,通过SANDY AND ME既充分温习了忆莲的过去,又全程跟踪忆莲的现在。通过歌迷会提供的网页闯入了“忆莲盛放”,与成长在不同时代的莲迷们共渡好时光。

我回来了,我就在这里。

离开也许不是坏事,因为离开过,才知道忆莲是值得珍惜的。

“曾话过再也不想你,但到今天仍忘不了你,其实我还是深深爱着你.

从叛逆到反省,从出走到回归,这是每一段人生的必经之路,忆莲是这样,我也是这样,很多人都是这样。

  评论这张
 
阅读(48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