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弃的声音又响起了

 
 
 

日志

 
 

在我生命中的这一个夜晚  

2006-08-22 11:38:35|  分类: 我爱大明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实我也不会跳舞 其实我也不会唱歌
从没有这么亢奋过 难道我喝咖啡太多

这几句歌词是在说我,是在说我这样一个一贯呆板沉闷,循规蹈矩一丝不苟地生活着的人于2006年8月15日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林忆连夜色无边演唱会上极度放纵的表现。

黑土教授说过,“跑去香港只是为了看演唱会已是超出自己想象的疯狂行为”,我又何尝不是?除了当年勇敢果断不顾后果地辞去稳定的工作试图去实现人生理想证明自身价值外,这是第二次发狂,已很久未去过北京的我,为一场演唱会专门去一趟北京。如果说当年是因为年轻冲动,那么现在呢?这个问题足足困扰了我两个月,当日期一天天临近也并没有什么不可抗拒的事情要破坏我的计划时,我勇敢地下定决心,并把8月14,15,16日可能进行的工作不假思索地推掉,哪怕而后在心里悄悄地忏悔。某些同事知道我的计划后咋舌不已,说我是追星族。对于这类冷嘲热讽我倒也习惯了沉默应对,圣经上说,“你们要喜乐,而你们的喜乐是没有人可以从你们的心里夺走的”。

8月14日下午打过电话,还有票。晚上11点,开往北京的大巴车正式启程,一向讲究健康作息的我,今晚要在颠簸与昏睡中度过了,就象一首山西民歌中唱的那样“翻山越岭我看你来”。

下午下过两场浩大的雨,为我的行程洗清了道路,我隐隐有一种好的预兆。躺在车座上看着窗外天上几颗稀疏的星星,很自然地又想到了何韵诗的“当我看到天上星星,我会想起你,还有你,你和你”。我的偶像们都在国内举办过演唱会,但多年来我已习惯了单属于自己的所谓追星,静态的,平面的追星,关注他们,搜藏他们,欣赏他们,在日记本上与他们精神交流,他们丰富我的精神生活的同时,我也为他们的唱片销量增加统计数字,但那些典型FANS的行为我是想都不会去想的。1993年夏天,我享用原单位的南戴河疗养指标顺路去了北京,后来听说,在我到达的前几天,林忆莲刚刚举办过演唱会,比我早一批指标的同事有幸赶上,看后很不专业地为我演讲演出情况,让我心理阵阵不平,“这样的事我这样的人没赶上,竟让那样一个俗人赶上了,哼,哎……”。后来的这几年,虽有了点多余的钱,但却少了些多余的精力和时间,主要是懒,不是有这样一句词吗,“三十以前闯东南和西北异想天开,三十以后把春夏和秋冬全关在门外”,我可能就是这样。

但网络改变着社会生活和人的思想,我认为自己近来的萌动完全是受了版里那些人的影响,特别是受了他们跑到香港看演唱会的影响。在交通已变的极为发达只需5个小时就可以去一趟北京的今天要再找什么理由不去的话,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一个伪莲迷了,何况别人。我最近更深刻地体会到什么是所谓的“影响”。

但这次真正让我下了决心的却是最近的天秤女子去世一事,——生命是如此脆弱,我要及时行乐。演唱会上唯一一首可以算做完整独唱的粤语歌居然是SANDY送给天秤女子的《日与夜》,之前我曾担心SANDY能否满足天秤家人这个愿望。当听到她说把这首歌献给一位朋友,她常把她的名字叫错时,我的心里轻松了一下,当音乐响起时,我身后的一位男声喊到“谢谢林忆莲”,虽然你对传媒一贯冷淡,但对歌迷却这样情深意长,虽然我坐的够远,但我仍然看到你努力抑制的眼泪,闪烁着真诚与善良。
如果盛世之恋 到日落时就结束 开遍全城灯火 照亮了天际 ……

到达北京时是15日早上6点,距离售票处开工尚早,我想走一下,到西单王府井去发现一些惊喜,也许能买到《CROSSOVER》《当我想起你》《回忆总是跳跃的》。……走了无数的冤枉路但一无所获,在炎炎烈日下,不由得心情烦躁起来,转眼已是正午。辗转寻找到那座隐藏的够深的售票处时,已近两点,也不知这些人是否用过饭,居然还在工作。票仍然有,所剩1280元与980元的间距不足一米,我选择了后者,并开始后悔应该早些订票,可以坐的靠前一些。不管怎样,到今天还能买到票也算我与SANDY有缘千里来相会,但与另一位可就成了无缘对面不相识了,——苏打似乎不原把自己的正面像公布在版里,所以我对他的印象是不确定的,开场前十几分钟,我看到一位男生,他的容貌以及唯斑竹应有的举动,使我起疑莫非他是苏打,但考虑再三,还是决定慎重行事,人生地不熟的,认错了多尴尬……但后来知道那人就是他,惊奇自己判断力的同时不禁感叹“与你约错钟点,命运都改编”。

在距离大会堂还很远的地方,就出现了戒备森严的武警阵势,别以为帅哥们站在那里定住了,但有不守规矩的闯入者会毫不含糊地请你改正,总共要过四道关才能进入会场,站在大门外,我真正感受到人民大会堂的神秘庄严,只因今晚在这里要见到我的偶像林忆莲。

不愧是人民大会堂的武警,个个英俊干练,但更英俊的在舞台上,就是港版《夜色无边》的那组DANCERS,这批人是忆莲所有演唱会以来最精干的一批,无论身材、相貌、气质、舞姿都是一流的,几位女DANCER也是少有的美(特别相比93演唱会),我特别喜欢头戴滑雪帽,身穿黑衣白裤并敞着黑肚皮的那个小子———我的审美会被疑为同志吗?哈哈,说到同志,不知从何时起,忆莲成为了港台地区的GAY ICON,还有什么试纸一说,说来也怪,我首先想到哥哥,他就格外欣赏忆莲 。在关于香港夜色无边的报道中,据说场内60%的男性,而在此中又有很高比例的男同志等等。但在人民大会堂,我却看不到这种情景,诚然, 有单身而致的男子,女子,但也有三五成群的男男女女,甚至于家庭观众,而我见到更多的却是一对对的情侣或年轻夫妻,从着装气质看去,典型的白领,——验证了过去的报道,林忆莲的歌迷以白领为主。看起来,香港与北京,不一样的夜色无边呀。

《夜色无边》的差异还体现在歌曲的选择方面,香港人更爱看劲歌热舞,但北京人似乎更爱听自滚石以来的疗伤情歌,《伤痕》,《BETTER MAN》,《我坐在这里》,《至少还有你》,《夜太黑》,《听说爱情回来过》,引起了台下阵阵和声。但我耳朵里听到更多的似乎是女声合唱,除这些歌比较适合女性的发音外,当然是歌词道尽了女人心绪,引起了共鸣,此刻在我的视角范围内不时看到小女人们或轻轻靠向身边的男生,或将手轻放在男友手背,或情不自禁对着丈夫的耳朵说着什么……,这些歌不知触动了这些女人哪根神经,让她们觉得身边人原来这般重要。突然想起电视剧《动啥别动感情》里陶红扮演的那个女白领当爱情事业双失意时,饮醉而归,边走边唱“为你我受冷风吹,寂寞时候流眼泪”,——今天到场有如此之多衣着品位的红粉佳人,看来并不意外。

“很多歌迷听到这些歌,可能都会想到自己的心情故事,但愿都是快乐的故事;我们都会在生活中遇到悲伤和快乐的情绪,悲伤也是一种经历,让我们更有力量向前走去……”她说得多轻巧啊,辉哥可就惨了,据报道说两人分手后,陈辉虹成了走在大街的男子,形单影只,郁郁寡欢。真不知辉哥究竟做错了什么,让这个女人如此坚决地勇敢爱了而后勇敢分,我宁愿相信这是新歌《一个人》的炒作,但我知道林忆莲从不炒作,她的成功也从未借助过炒作。“回想起我过去在你身边有如沉默的影子,梦也该醒了,我也该走了”,这不是在跟观众告别,是在跟辉哥说再见……,哼,狠心的女人,尽管这不会影响我继续追捧你。

最有意思的合唱发生在第三次过场,伦永亮的弹奏不知何时变成了《当爱已成往事》,更不知从哪一句开始,观众跟着唱起来,加入的声音越来越多,步调愈趋一致,仿佛排练过一般,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人民大合唱。这应该是张国荣版的合唱,但我后面的那位男生可不这么想,当大家唱到“为何你不懂”时,他就学着李大哥的声音来了一句“别说我不懂”而后自嘲地一笑,继续加入合唱。从专业的角度来说这首较难唱的歌,就这样在忆莲未参与在伦永亮的指挥下一次OK了,唱完后观众为自己同样精彩的表演欢呼喝彩。——在没有任何事前安排、提示的情况下突发了这样的事件,那些西方人一定会说,“这是上帝的安排”。

我本人更喜欢劲歌热舞,《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那性感的喘息声依然保留着,《灰色的逃脱》,《你给我的爱不是爱》歌虽是旧的,舞却是全新的,精彩极了,强劲的伴奏及大屏幕煽情的画面,全场怎能不为之震撼。终于到了DIVA MEDLEY,这是我最期待的一段,伴随着神秘压抑的开场音乐,DANCERS如时装模特般走来走去,个个酷得不得了,“当谁摇曳着雪纺 男孩集結四方 当谁炫耀露背装 全人类便有光”,《DIVA》有如火山喷发前熔岩急剧的涌动,为接下来的火山喷发《不还你》积蓄力量,“陪我去迪斯可莫斯科都是你 我怎么可能把这天地都还給你,我不还你”,《非爱不可》尽情展示SANDY青春不减的腰肢活力,令人眼前一亮,《一分钟都市一分钟恋爱 》新加入的活泼幽默的钢琴伴奏让人耳边一新,而新曲《一个人》是全新的舞步,令我热血沸腾,——音乐的构思及舞蹈的编排实在是太美了,歌者与舞者的表现实在是太精彩了,但没有看到港版《DIVA MEDLEY》最后那几个动作,忆莲与DANCES手拉手一字排开如《大河之舞》般向前,向后,谢幕,当然是受了舞台条件的限制。相比前面几段观众热烈踊跃的参与,这一段反而显得有些平静,难道真是大会堂严格管理造成的吗?我认为可能还有另一个原因:如我这样,特别喜欢劲歌热舞,但仅限于欣赏,我想我不会跟着跳,最多会站起来欢呼,但这并不代表我不喜欢这个节目,当然歌者一定会希望大家参与进来,能够象香港红馆那般连山顶上的人都站起来了,但北京的莲迷与香港的莲迷还是有些分别的,让台下那些谦谦君子,窈窕淑女一夜之间变成酷哥辣妹似乎也不太现实,但劲歌热舞之后经久不息的欢呼声还是说明了他们是多么喜欢这一段。

站起来跳舞虽然没做到,但整晚热情洋溢的喝彩欢呼却是毫不吝啬的,也是武警战士们无可奈何的。开场两段热舞过后,忆莲刚说了一句话,我身后那位文质彬彬的男生竟大声地喊“林忆莲”,也有人喊SANDY,整晚都有人在不停地喊,男声,女声,涨潮一般,经久不息。我坐在这里感到非常温暖,因为切身体会到有如此之多的人与我一样喜欢林忆莲,她热情地与北京的上海的香港的歌迷打招呼,我心里直喊冤枉,我可是山西来的;当她介绍自己的新唱片时,我身边那位女士的男友不太高声地喊道“我会去买的”,她没有忘记与后面的楼上的朋友打招呼,当唱到《纸飞机》时,场内开始出现了纸飞机,一支,几支,十几支,几十支,当唱到最后时,满场都是,她捡起掉在台上的一支向观众扔去,并向那位歌迷竖起拇指,不知是夸他叠得够好,还是赞他扔得够远;她热情地介绍台前幕后的工作人员,获得阵阵热情的掌声,在介绍主办单位时,她要了一张目录,并自嘲说“年纪大了,记性不好”,引起台下开心的大笑。不知从哪一刻开始,我这样温文而雅的一个人完全卷入了这种热烈的气氛中,大声地呐喊,使劲地拍手,手拍疼了拍桌子,“从没有这么亢奋过 难道我喝咖啡太多”,不,我什么也没喝,都怪这个女人,是她让我这般失态。当她说要唱今晚的最后一首歌时,我绝望地喊到“不要” ……

此前有消息说,她要在唱《玫瑰香》时尝试美声,并会“尽力把高音飙上去”,一些网友表示难以置信,但我却认为有此可能,当年她为了提高唱工,曾跟西洋歌剧老师学发声,并修炼成了那种无法复制的呼出生命的好嗓音。提到美声,我马上想到《微雨扑巴黎》一开始的那段女高音,但她今天唱的可比那声还高,一直冲上人民大会堂的屋顶,…… 暧昧的演唱,另类的面具,拖地长裙,西班牙舞蹈,舞台上华丽的玫瑰花投影,为这首《玫瑰香》增添了万般风情,无穷魅力,如果小虫看到如此精彩的表演时,他会说什么呢?他或许会象子期听到伯牙鼓琴时那般由衷地赞叹,“好美呀,巍巍乎若泰山,好美呀,洋洋乎若流水”。
……
是否白昼未完,继续热闹象下午两点,但大会堂没有不散的PARTY。

灯光亮了,人要散了,虽然依依不舍,但我们知道,还会再相逢。

回到旅店,躺在床上准备入睡时,突然有种不确定的感觉,“刚才是在做梦吗?”怎么会,那此起彼伏的男声呐喊,那整齐划一的女声合唱,那潮水般的欢呼声,那瑰丽的花腔女高音……,犹在耳边。

“这一生因有了你,就算是再多不如意,LET GO,让我带你走过春夏秋冬,我用一生爱着你,外面再大的风雨,无忧无惧”,今晚并未唱这首歌,但在入梦前,我的脑海里回响着的却是这首歌。

这是我第一次看演唱会,曾经错过陈百强,张国荣,梅艳芳,就在今晚,我的初夜给了林忆莲。

当咖啡日渐昂贵,当黄金日渐稀少,当生命、忠诚、信仰自这世上消退时,还能听到真正美好的音乐,至少还有林—忆—莲。



本文演出现场SANDY`S 图片FROM  爱莲ELAN@忆莲盛放

  评论这张
 
阅读(5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