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弃的声音又响起了

 
 
 

日志

 
 

小心, 你的眼睛  

2007-11-16 17:08:06|  分类: 法网恢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案情]

2005年11月15日,杜某到被告W商场处买家具,看中一个床,因为该床为板式家具需要安装,杜某向售货员提出送货上门并安装,售货员满口答应,但要求杜某另行支付100元运费给送货安装工,杜某答应,然后,由送货安装工人陈某骑着自己的三轮送货车将床送至杜某家,并着手安装。在某一个环节需要人帮一下,正好一旁站着原告张某(张某是杜某亲戚,那几天正好在杜某家帮忙做别的事),陈某要求张某帮他按一下气压杆,张某便走过去照陈某的要求按住,陈某继续安装,突然气压杆弹起,打伤张某左眼。后立即送往医院,医生经初步治疗告知,张某左眼眼球已失去功能,建议切除。安装工陈某说不清事故发生原因,后张某与W商场协商赔偿一事未能达成协议,起诉至法院。

原告张某起诉理由:自己是在应安装工陈某的要求帮助陈某,陈某是W商场的雇工,他的工作行为应由商场负责,因此自己的损害后果应由W商场承担。

被告W商场抗辩理由:商场与安装工陈某不存在劳务关系或雇佣关系,商场有顾客需要送货的时候便临时联系安装工陈某,商场为买方与安装工之间订立送货安装合同,所有一切后果由安装工自己承担,那100元运费就是安装工自己收取的,商场没有抽取。

[我的分析]

如果安装工陈某与W商场之雇佣关系或客观存在的雇佣关系没有争议的话,本案其实是一简单的民事赔偿案,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造成消费者或者其他受害人人身伤害的,应承担赔偿责任。另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解释》之雇主责任转承的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另根据《解释》第四条:帮工人因帮工活动遭受人身损害的,被帮工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本案原告就是《消法》所指其他受害人,安装工陈某送货安装行为是在从事W商场授权或指示范围内的生产经营活动或劳务活动,原告张某在帮助陈某完成工作时遭受的人身损害,应由陈某的雇主W商场承担责任。

如果现实案件永远是这般严整而抽象的话,一个民事判决将会象流水生产线一般轻松而一丝不苟地完成了。但现实情况往往是纷繁复杂的,具体的。

本案的一个实际情况是安装工陈某与W商场无任何劳务合同关系或雇佣关系,但保持一种业务联系,每当W商场有送货或安装工作时,便联系陈某,陈某为顾客或送货或安装,顾客应商场要求为安装工支付费用,但顾客、安装工、商场之间属于什么关系,从来没有明确过。并且这种关系包括多个安装工,据说商场每月向这些安装工人收取一定的管理费,但这一情节无法用证据证明,也很难期待W商场在法庭上自己承认这件事。在法庭审理过程中,W商场的代理人把这种关系解释为:商场为安装工与顾客之间签定运输安装合同。另外,案发后原告及时找到律师,在律师的建议下,原告要求安装工写下事情发生的过程,以此作为起诉证据,但在后来漫长的诉讼过程中,安装工受各种情况干扰,在两次向法庭的陈述过程中,又做出了与第一次不完全相同的陈述,特别在关涉运输合同主体这个关键问题上,使本来已趋复杂的法律关系又增加了一定的复杂性。

常有人批评法院枉法裁判,作为整日周旋于这些场合的执业律师对此早已见怪不怪,不过本案并不存在这些因素,但通过本案我也发现了另一个现象:虽然一般情况下被利益驱动而枉法裁判时胆子大的令人瞠目,但当确实要公正裁决一个案子的时候,裁判者由于受个人业务素质的严重影响又会变得胆小慎微,一个正确的决定也会举步维艰。为了说服法官,我不知费了多少口舌,找了多少案例,估计还掉了十数根不止的头发也未可知———幸亏我国的诉讼不实行当庭宣判,如果那样的话,真不知法官大爷们该如何决断。

作为一个诉讼主体,原告或被告总会自觉不自觉下意识地把有关责任尽可能推向对方,同样作为代理律师在展开分析问题时,也会不加思索地朝着有利于自已当事人的方向去寻找依据。一般来说,我个人比较喜欢先站在一个相对中立的位置全面看待案情,而后再有目的地为自己的当事人努力,其实律师也不可能把黑的说成白的,但完全能够做到只说对自己有利的,而不提对自己不利的,当然有甚者会把不利的当有利的说。我不觉得这是一个有效的方法。

就本案来说,如果由安装工陈某个人承担责任,案件的进展会很顺利,但这样的判决结果恐怕会因安装工本人经济困窘的现状而遭遇难以执行的实际情况,受害者的损失无法得到实际补偿而白忙活一场。我的任务就是要让有执行能力的W商场承担责任,何况,这也符合法律的规定以及诉讼的目的社会的公平正义精神等等。

本案的安装工陈某在事发后会被突发现实情况震惊,在这段时间内会基本准确地陈述事情发生的基本过程,但随着时间流逝特别是一年半载的经过,对这个后果会有点习以为常,在后来对本案事实的陈述中因为受(商场给他找活干以解决每日收入的现实要求)影响,会对案情做一些更有利于商场的陈述,并完全不顾及这种陈述的后果可能对自己不利。根据“证据之王”的原理,罪犯被扣押后第一时间的陈述最可信,如果后来出现多种陈述,以第一次的陈述为准,这个原理对我国司法实践有比较深刻的影响,办理过刑事案件的法官一般都知道这个规律并铭刻在心,而我国法院不实行大法官制,基本上每个法官都有过或多或少的刑事诉讼经历。所以本案中装工的陈述当以第一次为准。

W商场与安装工陈某之间是一种什么关系?如果一味追究双方之间的雇佣关系或准雇佣关系,诉讼中很可能遇到证据不足的尴尬情形,但如果换一种思维方式,便会柳暗花明茅塞顿开:商场与安装工之间客观上存在着一种委托代理关系。商场的售货员要求安装工为顾客送床并负责安装,在安装过程中请原告帮忙时出事,安装工是在受商场委托为顾客服务,根据《民法通则》第63条:公民、法人可以通过代理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代理人在代理权限内,以被代理人的名义实施民事法律行为,被代理人对代理人的行为承担民事责任。运送并安装家具可以理解为一种民事代理行为,因此,代理人(即安装工)陈某造成的损害应由被代理人W商场承担。

至于那100元运费,可以理解为顾客买床的总费用部分,只不过分两次支付,究竟商场与安装工之间如何消化分配那100元的利益,外人不得而知也不需知,而W商场所称“商场代顾客与安装工之间订立运输合同”一说,首先没有相应的证据加以证明,其次,这种说法也不符合通行商业惯例或日常生活法则,且不符合法律规定,根据《合同法》,当事人依法享有自愿订立合同的权利,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非法干预。———未经许可代人订立合同者,无效。

费了好大的周折,一审判决终于采纳了我的观点,支持了受害者的诉讼请求。

[相关话题]

当律师久了,会变得格外小心,做任何事都要比正常人外加十二分小心。这个案子之后,我告知身边所有人,买家具一定要明确送货与安装问题,安装的时候要离开远一些。另外,不要随便去帮助别人,除非你有精湛的手艺与十足的自信心。

在办案过程中,受害者告诉我,被碰坏眼的同一天下午,他的连襟(也就是受害者老婆的妹妹的丈夫)在煤矿井下工作时与人发生争执也被打坏了一只眼睛,也就是说,有亲姐妹俩,她们的丈夫在同一天分别失去了一只眼睛……如此诡异的事件,如果仅仅是听别人讲起,我真的不会相信。

“我怀疑天边宇宙,有神灵管辖地球,实在要睇通睇透,成败得失莫追究”……

[后话]

这几天,老妈搬家,搞得相关人员包括我也相应地整理自己的房子,为了放置原存在老妈那里这几年买得大量CD与书籍,我又买了一套新家具,送货安装那天,同事给我打电话,恶作剧地叮嘱我“离安装的远一点,小心你的眼睛,哈哈”……

…… ……

  评论这张
 
阅读(49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