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弃的声音又响起了

 
 
 

日志

 
 

既生刘欢 又生范琳琳 (上)  

2007-11-23 17:35:31|  分类: 岁月留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7年6月,谷建芬声乐作品演唱会在北京举行,作为中国流行音乐的开拓者,谷建芬的众多优秀作品被竟相传唱,广为人知,在这场众星云集的演唱会上,不仅回顾了多年来深受民众喜爱的众多经典名曲,而两名新人演唱的两首新歌,同样引起了良好的剧场反应,他们分别是刚来北京仅有两个月的大连歌手范琳琳和本人主要工作为大学讲师被当时社会分工划属为业余歌手的刘欢。在当时谷建芬开设的声乐培训班众弟子中两人因表现突出所以被列入演唱会演员名单,但因在参演名单中两人属无名小卒,所以在选唱歌曲时,两人只能选择被当时的大明星们挑剩下的两首歌曲,范琳琳唱《思念》,刘欢唱《绿叶对根的情意》。按照当时创作者的本意,这两首歌应该按照谷建芬歌曲的一贯风格演唱,如《思念》就要唱成象《清晨,我们踏上小路》这种清新的小品,而《绿叶对根的情意》似该象《那就是我》这样去处理,但这两位歌手凭藉着自己的音乐素养和勇于创新的精神,对这两首歌做了完全不同于原计划风格大胆的处理,在听众已习惯了的谷建芬风格的演唱会上,这两首歌立即令人耳目一新,这两位歌手也开始引起更多流行音乐界人士的深度关注。

有趣的是,这两首歌后来都成了谷建芬另一弟子毛阿敏的代表作,在日后一些相关报道中,范琳琳每提及此事,总不免有点小小的困惑,毕竟毛阿敏也是用范琳琳发掘出的那种演唱风格唱红了这首歌的,而刘欢却没说过什么,也许这就是男人与女人的一点差别吧,呵呵!

说到造化弄人,其实范琳琳不必太在意这首歌,因为从个人需要来说,毛阿敏的歌路单一,需要唱这样的歌赖以成名,而范琳琳的歌路宽泛,适合唱各种各样的歌,在接下来的几年中,她和刘欢凭藉着那只此一家,别无分号的嗓音,那或深情或激情或温馨的唱腔,把一首首动听的歌唱遍大江南北,唱到街知巷闻,那一阵子,中华大地无论男女老少尊卑贵贱三百六十行,人人都能唱几句他俩的歌,真正达到全民同唱,雅俗共赏,以至于二十年后的今天,当年的一些爱乐人仍然在网络上回顾当年盛况,并毫不含糊地为他们加上头衔:男一号刘欢,女一号范琳琳。

《女神》

现在用关键词在网络上搜一下,会得到关于这盘专辑流传广泛的一个信息,如:作为一盒舞曲专辑在大陆至今无人能望其项背、香港飞碟唱片《菏东》迪斯科震响大地的时候,《女神》是唯一可与之抗衡的国产作品、编曲精致歌词引争议、发行两个月后在市场上神秘消失等等。

我曾经努力回想过,但确实想不起是先有《荷东》,还是先听《女神》,当时《荷东》带给人的震撼不仅在于那激荡灵魂的音乐歌声,还有那高品质的录音效果,很多人都有这盒带,比如我们家,我大哥就是那种因为年轻而喜欢听流行歌曲之人。但我对《荷东》的兴趣好象只是淡淡的,没有别人那么疯狂,也许那个年龄的我更希望同时知道歌词的意思吧。后来这种《荷东》舞曲便越来越多,直到泛滥成灾,同样泛滥的还有国内歌手翻唱的荷东,其中大多数都是过眼烟云,好象《87狂热》唱得比较多一些,那首《路灯下的小姑娘》和《站台》流行一时。但就象对《荷东》一样,我对《87狂热》的兴趣同样很淡,不知是嫌乐器声有些陈旧,还是歌手的表现一般,还是歌词太直白……我本是一个从不轻易被潮流席卷的人。

在我的记忆中,《女神》与《十五的月亮十六圆》的上市时间相差不远,记得有一次我盯着贴在音像店的这两张广告宣传画很努力地研究一个问题:刘欢肯定是同一个刘欢,这范琳琳是同一个人吗?———当你听过那激情悲壮苍凉高亢的《我热恋的故乡》之后又听到细声细气地讲述“真令人恐惧我做了一个梦”的女声时,你一定会产生与我相同的疑问。

那年头,一盘磁带是否热卖或一首歌曲是否流行的鉴定标准就是音像店、音响店甚至于其他各类商店的录音机里正在狂播的歌声。那年我正上技校,经常与同学一起逛街,在热闹的街市上,经常听到整盘播放的《女神》,印象最深的就是范琳琳的《梦》和李勇的《女神》,“回来吧回来吧,新房子并不好,你住的楼房太高太危险,你不要跟别人去冒险,回来住吧我们是老邻居”,“我的女神啊女神,我刚刚体会什么叫陶醉,再不向往人生彼岸,存在比梦幻更圆满”这些歌词我从来没有用心就记住了,多少年来却从来没有忘记过。

但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盒磁带完整的样子,只见过那依然贴着的广告画上酷酷的模特,只听过在街市的上空盘旋着不肯离去的那些歌声,卖磁带者一定曾满怀信心期待过下一批货上市,直到望眼欲穿而成为他们生命中一个永远不解的谜。

三年后的1990年,已参加工作的我某天去一工友家玩,偶然看到这盘磁带,歌词纸与磁带盒早已不知去向,只有裸带一盘,即便是这样,这位工友仍然视其为珍品,舍不得转给我,我万分惊喜地复制了一盘,连听数遍……今天,我仍然没有见过这盒磁带完整的模样,也许永远不会有那一天?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盒磁带命运多舛昙花一现?罪魁祸首看来只能是歌词,填词人只有一个,王积福。仔细研读,歌词的思想性还是比较强的,完全不是简单的爱恨情怨,很多深刻的哲理蕴涵其中,但也许正是这样的歌词才更可能触动审查机关敏感的神经.有人认为是李勇的《女神》出了问题,“温馨的窗前,恍惚若诗篇,当你缓缓揭开薄薄的衣裳”,但我认为问题更大者是刘欢的《情欲》,有宣扬性解放之嫌,同样难辞其咎的还有范琳琳的《爱与美的权利》,虽然只是一个美丽的少女想充分展示漂亮的容貌、闪光的肌肤、丰满的身躯,行使爱与美的权利,但在那年代,却分明是一种不折不扣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想,岂能放过?

带有一定思想性哲理性的歌词因可能冲击了主流意识形态反而不如通俗易懂地谈情说爱更保险,否则只能落得个非正式禁播的结果。

这盘专辑被高度赞美的原因当然不仅因为它率《荷东》之先上市夺人耳目,也不在于歌词的前卫性,它是一个从整体来说都非常精致的作品,比如乐器,伴奏所用乐器虽不及《荷东》原版,但在当时国内出版音乐制品中无疑是顶级的,后来出版的其他荷东翻唱作品那粗糙落后的乐器声相比之下立即黯然失色;同样功不可抹的还有李黎夫的配器,有着强烈的时代气息,《女神》发行大约一年后,李黎夫创作的电视剧《雪城》主题歌《我心中的太阳》让刘欢的歌声一夜之间传遍中华大地;最应当被刮目相看的当然是这盘专辑的编辑兼制作朱一工,他才是这盘专辑的真正主谋,而朱一工更不为人知的作用在于他发现并在一定程度上创造了后来红极一时再后来成为他妻子的范琳琳。

当然,作为一般听众最在意的莫过于三位歌手精湛的演唱,三人的嗓音条件都是相当优秀的。但刘欢和范琳琳的嗓音在这盘专辑中并未得到充分的展示,两人基本只用低八度声腔演唱,那只是两人嗓音精华的一部分,只有与后来唱西北风的高八度声腔相结合,你才能完整认识这两人。作为范琳琳来说,仅仅用《梦》这样的音色去唱歌诚然也能列入优秀歌手行列,但恐怕很难在当时群英会聚的中国歌坛快速脱颖而出,而即便有《梦》这样的歌,后来有很多人还是要说,范琳琳只会唱西北风,因为她唱这样的歌给人印象实在太深刻了。

在这些歌曲的演唱中给人另一新鲜感的就是三位歌手相互穿插丰富多彩的和声,这在当时的中国歌坛也是少见的。在刘欢与范琳琳合唱的《爱的心态》中,男女声的配合呈现近乎完美的效果,这首歌中还能听到范琳琳更低八度的吟唱,真假声的交替运用美仑美奂、宛若天籁,在当时国内女歌手中还没有听过谁用假声唱,不是吗?

有人说,李勇的嗓音象胡寅寅,也许吧,我只知道,李勇有一把好嗓子,并且在这盘专辑中得以充分展示,他干净利落生机勃勃的演唱给人一种春风扑面的清新感,三首歌听得人精神振奋、神清气爽。但《女巫》却没有象《路灯下的小姑娘》那样流行,如果不考虑遭禁这一原因,我认为《女巫》无论在歌词还是演唱方面都显示出了一定的格调,并因此不如《路灯下的小姑娘》那般通俗上口易于传唱。而这盘专辑在整体上也显示着一种华彩与高贵,从传唱这个意义上,恐怕比不过更为通俗的《87狂热》。

《爱的死去活来》这首歌词后来逃出一条生路,由谷建芬重新谱曲后毛阿敏唱过一阵,继刘欢、范琳琳之后,李勇也被毛阿敏抢过一次饭碗,呵呵!这也许是因为刘、范、李、毛都是谷老师的得意弟子吧,但李勇运气差一些,如此优越的条件,也有过一些机会,却终未大红大紫,可惜。

范琳琳唱的这首《梦》我从未在任一个《荷东》中听过,几年后,有次在卖磁带伙计那里周日集会,(当时我的听歌历程已进入林忆莲时代),不知谁说了句他以前喜欢田震,我说我不喜欢田震,他们就好奇地问,你喜欢国内哪位歌手时,我不假思索地说“范琳琳”,卖磁带的伙计点头说“恩,范琳琳嗓子好”。下次又见面时他拿出一盒《香蕉女郎》磁带让我看,并放入录音机,狡黠地笑着说“你听”,录音机随即传出原英文版《梦》熟悉的旋律……从理论上说,老外的英文原版一定是最好的,但我听完后仍然觉得,这首歌还是范琳琳唱得好。

1998年考取律师资格后,我办理了待岗手续到律师事务所实习,经过两年实践,虽然感觉前途不尽坦荡,但仍然决定辞去原单位工作,到律师事务所当专职律师以实现人生理想。很多人都劝我不要太激进,还是留在原单位更有保障,毕竟,国有大企业全民待遇等等在我们这样的小地方还是很有诱惑力的……犹豫之际,突然想起范琳琳的这首《梦》,终于下定决心,排除旧思想势力的干扰,勇敢地实践自己的决定,那一次我似乎才明白这首歌词所蕴涵的真正意义————“别说了别说了,你们尽管住这里,我可要走向新天地”!

《信天游》

这盘专辑同《女神》一样,同为内蒙古音像出版社出版发行,可以说,从87年到90年这段时间,内蒙古音像出版社发行过大量品质不俗并热卖一时的纯国产(非引进版)歌曲专辑,获取了惊人的市场份额,并且在很大程度上起到引领音乐潮流的作用,很多人的成名都与这个音像出版社有着客观存在的重要联系,比如范琳琳、刘欢,比如徐沛东、李黎夫,在中国音像业的初级阶段,在没有什么真正意义所谓策划包装推广等等的年代,这实在是一奇怪现象。

专辑名为《信天游迪斯科》,当然不是一盒普通的歌曲专辑,走的是完全舞曲化路线,从《荷东》,更准确的说是从《女神》发展起来的一盒舞曲专辑,整盘专辑完全迪斯科化的配器,被有目的地改造过的歌曲长度以及被统一化过的歌手非一般的演唱方法都充分说明了这一点。现在回头研究这些音乐数据的时候,我想,这可能是在效仿上世纪八十年代已在香港地区流行的一种唱片形式EP,即整张唱片都刻意REMIX的歌曲组成,比如林忆莲的《倾斜都市烧烧烧》。从时间上来看,这种推测很有可能,我清楚记得这盘专辑的上市日期,1988年春节期间,当时手里有压岁钱,买了一盒。

记得那年春节期间,当时央视仅有的两个频道分别播放两部优秀的电视连续剧《便衣警察》、《雪城》,每天晚上,全国人民都要不止一次地听到刘欢那如流星划破夜空一般豪放而响亮的歌声,不过个人感觉这种电视剧歌曲的走红往往是歌比人红,或歌先红人后红,毕竟从形式上说,观众只闻其声未见其人,效果不够鲜明,这可能就是象毛阿敏这样的歌手为什么传唱的歌曲不多,但人却很红的原因吧,因为她是在电视晚会上与观众正面交流的,公平地讲,如果不是1988年春晚,毛阿敏演唱的《思念》同样不会走红。

那年春节期间,山西电视台播放了《世界属于你 第二界百名歌星演唱会》录象,当时从电视上很少能看到这种节目,这次录象给每一位站出来演唱的歌手打上姓名,看到那么多往常只在磁带封面纸上见过名字的歌星的模样,非常新奇兴奋,我清楚记得第一首歌的第三句由范琳琳演唱,“可否感到那不曾扑灭的梦幻”———啊哈,果然与众女声不同———后来我有了一个毛病,每当电视上出现范琳琳的人或歌声时,我都会控制不住地激动兴奋!

这盘专辑中收录了范琳琳演唱的《吉米来吧》,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是她第一次唱这首歌,后来在很多流行一时的群星合辑中,都有这首歌,不知是她本人喜欢,还是专辑制作者们认为这首歌有商业价值,我想应该是后者,因为录哪一首歌恐怕不是她说了算,否则,《父老乡亲》这首歌为什么没有过录音制品呢?总的来说,在西北风垄断市场的行情之下,这首印度歌曲算一个例外。

刘欢演唱的《世界需要热心肠》似乎也是第一次在磁带中出现,不过个人认为这首歌并不适合REMIX,一遍遍听来感觉仿佛不如普通版。要说刘欢在全国人民心中留下初步良好印象应该就是《世界需要热心肠》,1986年CCTV国庆文艺晚会上,刘欢演唱的这首歌给很多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不过那年头,电视放歌的时间稀少,唱过一遍后很难再听到第二遍,所以它并没有立即流传开来,后来录进磁带发行后才逐渐被更多人听到。

这盘专辑中最有价值的两首歌莫过于范琳琳的《信天游》和刘欢的《一无所有》。

由崔健创作并首唱于1986年百名歌星演唱会的《一无所有》有过诸多好评,被称之为开西北风先河,但崔健对这样的赞誉并不买帐,在后来的一些采访文章中,他说自己创作这首歌时并未想到西北风,音乐中有西部音乐的成分是偶然并非刻意。后来听过崔健专辑《新长征路上的摇滚》之后,完全相信他说的话,因为除《一无所有》外,崔健的其他歌曲完全没有民歌味,而且收录在《新长征路上的摇滚》中由崔健本人演唱的《一无所有》与其他歌曲风格统一,反而听不出西北风。崔健原唱的《一无所有》最早收录在一盒群星合辑中,这盒带与这首歌并没有在大范围内流传开来,后来在CCTV《北京——波恩之夜》晚会上成方圆也唱过这首歌,再到1987年后期,开始有更多的人唱这首歌,直到1988年,这首歌流行到想不会唱都不行的地步。

从1986年开始,中国歌坛出现了不少重阳刚型沙哑男声,如崔健、王迪、孙国庆等等,这种男声随着西北风的不断升温及《红高粱》的流行而风行一时,使此前占市场主流的温柔男声如张行周峰吴涤清等被相形之下黯然失色。在这两个极端之间游走着一种中间位置的声音,他们阳刚而不沙哑,豪情亦有温情,如屠洪刚、李勇等等,刘欢应该归属于这种中间声音,并且是其中的佼佼者。

刘欢演唱的《一无所有》在音乐结构上作了异于原版异于他人的一个小小调整,前两段用低八度微微唱出,到了“告诉你我等了很久”时,随着音乐节奏的汹涌变化,彻底放开嗓子用高八度响亮地唱出,仿佛压抑许久的情绪被一旦爆发般,非常之动情,非常之动听……如果我记得不错,《一无所有》在大街上传唱就是从这盒磁带开始,从刘欢开始。

第一次听《信天游》好象是87年,那时侯全国人民看电视一般只能看两个台,中央台(后来加了中央二台)和本省电视台,有时省台的优秀节目会与其他省台交流播出,所以那时候电视台播放的节目收视率奇高。我记得有一次山西电视台播放广东电视台的春节晚会录象,当时广东有很多优秀的流行歌手,所以这个晚会特别好看,其中有一位歌星就唱了《信天游》,这首歌把当晚看电视的所有人震惊了,第二天同学们都热烈地讨论这首歌,可惜无处找到。一段时间后,程琳在她的新专辑中唱了这首歌,我见过这盒磁带,这盒磁带应该没能象《酒干倘卖无》那样流行,因为在我身边,没人有这盒带供大家传阅复制,街市上也听不到《信天游》播放。1988年央视春晚,程琳唱了这首歌,记得我们山西省歌舞剧院的舞蹈演员们是当年春晚的伴舞,《信天游》的舞蹈为这首歌增色不少。但程琳仍然用她特有的声腔去唱这首歌,就是那种传统的邓丽君系统的唱腔。说实话,如果没有范琳琳,程琳的《信天游》也可以成为经典,因为这首歌本身就是一个灿烂的发光体,无论谁沾上都会被照亮。

应该说,在当时的那种社会条件下,央视的文艺晚会很容易让一个人或一首歌成名,更不用说春晚,但不幸的是,春晚的《信天游》并未让程琳再度走红,显然在春节前就已录制完成的这盒《信天游迪斯科》在春节期间上市,由范琳琳演唱的《信天游》让人立即彻底忘记了刚刚结束的春晚。元宵节期间我们去逛街,刚刚开业的街市上到处飘荡着范琳琳那不费什么力气就能惊天动地的呐喊,“大雁听过我的歌,白云浮过我的脸,天上星星一点点,思恋到天边”,连歌词都改了,摆明了要与春晚分庭抗礼吧,哈哈!

有一件事很奇怪,也许是因为天生胆小,我从来不喜欢很多声嘶力竭大喊大叫的文艺表演,比如台湾电视剧、话剧,比如戏曲舞台上的花脸,有一些优秀的流行歌手我一点不喜欢,听他们演唱时我总想捂起耳朵逃跑,比如张学友、庾澄庆,比如苏芮那英潘美辰,还有那些令人恐怖的摇滚歌手等等。

但我很喜欢范琳琳,难道她不算是在呐喊吗?反正我喜欢!

  评论这张
 
阅读(190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