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弃的声音又响起了

 
 
 

日志

 
 

请留住你们的脚步  

2007-12-19 18:26:42|  分类: 岁月留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请留住你们的脚步 - saldlee - 遗弃的声音又响起了

《天下一家》

“我知道你离去的时候,你会在车窗内对着我挥挥手,这滋味不好受,想叫你不要走,可是我难开口,只好摇头,请留住请你留住你的脚步你的脚步,想叫你不要走,这是我的乞求,请你别走”。

这是《天下一家》A面第一首歌曲,一首很好听的歌曲,进一步说,《天下一家》中的每一首歌曲都非常好,这个好包括多项内容,歌曲的旋律好,歌手们唱的好,磁带的音质好等等。1986年的时候我大哥买回去这盒磁带,这些歌声在我们家很是唱过一段时间,并且我们家新买不久的上海产不记得什么牌子双卡录音机还为很多人复制过这盒带。不过很少听到大街上播放这盒磁带,不知它算不算一盒热销专辑。

记得磁带内页提到这个专辑集中了当时上海的优秀歌手共同录制。说到上海,尽管一般认为它是流行时尚的前沿阵地,但我总觉得上海很难生产出真正优秀的本土明星,如果说早些年先有朱逢博,后有沈小岑(张行好象也是?)能算得上大明星外,后来的一些所谓红歌星其实都带有地域色彩,比如这盒专辑中,好象只有朱枫能够勉强算一位红歌星,但朱枫与当时红遍全国的张蔷黄文君等等相比,知名度似乎又差了不少。说到朱枫,她的那个《迪斯科女皇》唱片封套制作的比较时髦,我也听过她的歌,不好接受,但奇怪的是在《天下一家》中她唱的三首歌我却非常爱听,《爱的那么多》、《青春舞曲》、《恰恰来跳吧》多少年来都不曾忘记,不知中唱上海是用什么魔法改造了一下朱小姐,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制作精良吧,不知这盒专辑还有多少个声音也是被这样改造的,反正都好听。

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有王蕾,明明是个女性,那嗓音却是那样沉重而沙哑,即便在听过蔡琴徐小凤梅艳芳后的今天再听这个声音,还是觉得不是一般的低沉,她唱的三首歌同样值得一听再听,特别是那首《夜幕霓虹》,在此之前张碟演唱同曲异词的《成吉思汗》给我留下极其恐怖的不良印象,而王蕾的演唱却改变了我对这支曲子的偏见,《夜幕霓虹或成吉思汗》本来就该这样唱。这位女歌手后来不知怎样了,因为没见过她的专辑出售。

仲小萍、张林是当时这盒专辑中我最喜欢的两个声音,当年感觉仲小萍的《谜》宛若天籁,在追随了这么些年香港歌星后,再听时发现仲小萍当时的粤语发音可能远远比不上现在的我。特别喜欢张林这种型的男歌手,瘦瘦的,帅帅的,嗓音很自然清新,唱歌很有感情。《天下一家》之后,曾见到过一盒张林的专辑,虽然我没有钱,但我用《天下一家》中张林的表现成功说服一位同学买下,然后我自然就近水楼台借来听过好多遍。张林专辑中的一首歌二十年后仍然流行,“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她,你要相信我的情义并不假”,真是遗憾,这么有型有款的一位歌手怎么就不能象周峰吴涤清那样走红呢?可惜了,这二十年来不知他做些什么。

这盒在我们家最受欢迎对外复制率最高的磁带在走过它的全盛期后某天,我借给我的同学,同学又借给他人,后来下落不明。我们家老大发现后常常冲着我们三人抱怨,“谁把我的天下一家弄哪去了”,我们三人都是一脸茫然,但我知道老二和老四的茫然是真实的,哈哈!

上个月,老大来我家窜门,我突然想把这张CD给他,并解开二十年前磁带失踪之谜,又一想,还是等我听够了再说吧,虽是复刻的,但也很贵,40元RMB,老大这么一个俗人,没有音乐照样活的很滋润。

       请留住你们的脚步 - saldlee - 遗弃的声音又响起了

《假如\相思河畔》

张蔷小姐其貌不扬,一把奇异的声线,一幅怪怪的唱腔,但却能在仿佛一夜之间灰姑娘变凤凰,让全国的录音机里都播放至少她的一盒磁带,其所创造的磁带总销量恐怕是后无来者吧。

不过我对张蔷小姐似乎从来没有过真正的好感,总觉着她的演唱方法不正规,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另类,同当时那种一本正经的女声如成方圆、程琳、朱明瑛相比她应该划归离经叛道类,说不定这就是她当时上不了电视节目的一个原因。还有她的大圆脸和一头卷发,我也不喜欢,我喜欢那种瘦瘦的长发美女,比如当时东方歌舞团的索宝莉。

但活在那个年代的人,恐怕没有人可以成功逃脱被张蔷的歌声侵犯的命运。张蔷最先走红的应该是《害羞的女孩》吧,我本人一直保持着对这盒磁带的偏见,除了一开始不好接受张蔷的声音外,更重要的原因是当时这盒带很受我们学校里一些堕落男女生的喜爱,引发起我的厌乌及屋情绪。几个月后的《星期六》更是红的发紫,走到哪里都能听到张蔷哑着嗓子喊“妈咪妈咪,多么喜欢你”,不是一般的幼稚。诚然,这盒磁带为后来的原版引进开辟了道路,一年后,当费翔唱着冬天里的一把火一阵恼人的秋风迷倒万千少女的时候,我又不屑地说,这歌张蔷早唱过了。

对张蔷印象的改变是《东京之夜》,有位老家的朋友来我们这里玩,赶潮流买了盒张蔷《东京之夜》,听后感觉不好,不如我们家那盒复制的《星期六》好,提出交换,复制的换盒原装的没听过的何乐不为?《东京之夜》里面大多是在国内流行过的一些美国日本改编歌曲,很多歌曲都曾被东方歌舞团的演员们演唱过,但张蔷的演唱却别有一番味道,特别是那首《伤感的电影》,令我不禁要对她刮目而相看,这盒专辑虽不象《星期六》那样流行,但却被我听了一遍又一遍。————顺便说一个有趣的现象。记得当时,一盒名为《王菲 迷人的卡勒》与《东京之夜》同时推出,《东京之夜》一批批断货,而《卡勒》却放在一边无人问津,从理论上说,王菲的嗓音外形都更符合传统标准,但她却没有张蔷那样的好运,直到八年后,王菲在香港终于成为明星。

说不清张蔷出过多少盒专辑,反正见过许多种,除《东京之夜》外,我对《假如\相思河畔》有比较好的印象,那年我们邻居家有这盒带,经常打开窗户向着空气播放,每当这时,我都要跑到阳台上去竖起耳朵努力捕捉那些歌声。那时侯还没有包阳台的习俗,家家户户的阳台都向社会敞开,有谁敢说站在阳台上的我是在偷听别人家的音乐吗,我是在呼吸新鲜空气。————也许正是这个经历,使我对这盒磁带一直保留一种情结一种渴望,并终于选择在二十年后买下它。

这盒带的音质好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伴奏很有特点,非常激烈又非常活泼,这盒专辑的选曲也比较合我心意,特别是那首《喳喳玛丽喳》,最早听到这首歌是在一次东方歌舞团的电视演唱会上听郑绪岚唱过,后来一直想找来听。郑绪岚的没找到,张蔷倒唱上了,不过,非常好,这是我所听过张蔷所唱最好听的一首歌。每当我又暗恋上什么人的时候,就会在心里口里情不自禁地哼唱“我的小羊羔呀你在哪里,你的小羊羔就在新村里,喳喳玛丽喳嘿嘿,喳喳玛丽喳嘿嘿,你的小羊羔就在新村里”……

这盒带可能也是张蔷小姐本人比较喜爱的吧,不然,她怎会在多年后CCTV《同一首歌》中选唱本专辑的《爱你在心口难开》回首往事呢?应该是吧。

   请留住你们的脚步 - saldlee - 遗弃的声音又响起了

《歌迷世界3》

1988年是内蒙古音像出版社的鼎盛期,藉着1987年的迪斯科系列唱到街知巷闻大卖特卖,1988年更是趁势推出更多群星合辑,并继续称雄市场。在我的印象中,音像出版业向来是由中唱及其分公司、太平洋影业公司等单位唱主角的,什么时候轮到象内蒙古这样经济不发达地区的音像出版社掌控市场?更不用说风头之劲一时无双,这段时间内几乎看不到那几家著名的音像单位有什么惊人之举,也许是正在进行国有企业转制改革也未可知吧。

1988年,内蒙古音像出版社推出两个系列,一为《歌迷世界》,一为《流行风》,风靡一时,曾经有过理想合作的徐沛东、刘欢、范琳琳继续通过该单位加强声势,同时,又有其他各路明星纷纷参与合作,许多市场流行佳作都由该出版社率先推出。当时国内音像业的发展不够规范,没有什么歌手签约制,甚至于不存在版权,一首歌任何出版社都可以随意拿来录制,歌手可以同时在数家音像出版社录歌拿钱,这些现象在当时来说没有什么不正常,属于无法可依。

或许因为合作良好的原因,范琳琳成名后虽然是音像出版界一炙手可热的人物,但她与内蒙古音像出版社的合作仍然非常紧密,只要范琳琳来,其她女歌手都得靠后,比如88青歌赛后杭天琪崛起,在电视晚会上频繁露面,很受欢迎,但在音像市场上,她的声音似乎总被范琳琳覆盖,《歌迷世界2》发行之时,专辑内十首歌,范琳琳独唱六首,杭天琪只与藏天溯合唱一首,在电视晚会上被杭天琪抢尽风头的《黄土高坡》、《我热恋的故乡》仍然由范琳琳演唱,从客观效果来看,范琳琳是内蒙古音像出版社名副其实的一姐,好似香港华星的梅艳芳。

那年代比较奇怪的一个现象是,磁带封面很少用歌手本人的相片,大多是一些女模特摆着奇怪的姿势做门面,或许是为了节约成本,又或许是想用那些模特动作反映一个什么主题思想,不得而知,但这种风气与西北风歌曲一起风行一时。《歌迷世界3》虽然继续用模特做封面,但已不是浓妆艳抹的时尚模特,而是清新淡雅的艺术体操,歌曲的构成也发生了一些变化,仍然以西北风为主,但歌调已由沧桑悲壮改变得有些温柔多情,比如在青歌赛上出尽风头的《中华美》、与一部受争议的电视片《河殇》有关的《黄河船夫曲》,抒情歌曲的分量有所加重,象段品章这样的歌手终于又逐渐找回自己的舞台。尽管内蒙古音像出版社一向讲究不同风格的歌曲协调搭配而不至于搞成纯西北风,但这盒专辑的温柔度还是重了点,其实这也是当时市场信息的一个反映,西北风正在减弱,港台风又再登陆,就连范琳琳也唱了两首台湾歌曲《来自心海的消息》、《好大的风》,胡寅寅留学归来,再唱《海市蜃楼》,这歌曾一度被范琳琳拿去大唱。

当年音像市场上,热卖的永远是群星合辑,随处可见范琳琳,而且歌曲大量重复,所以有些磁带我并没有及时收集,比如这盒《歌迷世界3》,也许是因为《西部之恋》我已买到不止一个版本。二十年后终于弥补了这个空缺,打开CD,传来范琳琳那深情哀怨却又惊心动魄的歌声“我本不愿意离开你,你不跟我向西去,西部是我那生身地,我打赤脚恋黄泥”……

有乐评人后来说过这样的话:范琳琳的歌象一杯岁月的美酒,越是久远,越是香醇!

    请留住你们的脚步 - saldlee - 遗弃的声音又响起了

《无名高地3》

买这张《无名高地3》起意于最近狂爱吴涤清,而这张专辑中涤清哥哥的两首歌《今夜没有你》、《昨日梦已远》竟然没有收录在早年他的九张专辑中,很值得收藏。在决定了买的时候,又这样想,既然《无名高地》的前两辑当年都已买过,为何不买三呢?于是,顺理成章地买下。

这张题为东方歌舞团录音公司三周年纪念专辑居然是1987年出版发行。记得1986年,我第一次听到那盒《无名高地1》,当时这盒磁带应该也算热卖吧,街市上经常听到赵莉满含稚气的“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济公和尚把那个破扇子摇”,而赵莉演唱的另一首歌《恨海》后来成为我的心水,虽然我没有喜欢过邓丽君,但以模仿邓丽君成名的赵莉我却非常喜欢,好奇怪呀!《无名高地1》中所有歌曲都非常好听,音像店门口贴着的广告画上那个红衣人双手压着头顶并用帽子遮住眼睛的造型很有趣,没想到这个造型成了《无名高地》系列标志。

1988年夏末,我和朋友W从卖磁带的那里得了张广告画,是《无名高地2》和《无名高地3》的统一广告画,画面仿佛是某界百名歌星演唱会现场情景,当时我俩非常奇怪,因为我们从来没有见过《无名高地2》或《无名高地3》,不知这两专辑已经卖过了还是尚未发行。从某种意义说,如果一盒磁带在我们这样的小城市居然没有出现过,它的销量是令人堪忧的。

1990年冬天,某次在一个什么都卖的小卖铺里偶然看到降价出售的《无名高地2》,确认是正版后,立即买了两盒。另一盒给W,我们欣喜若狂,其时,那个广告画仍然贴在他家墙上。我们一致认为,《无名高地3》可能也快来了。《无名高地2》比《无名高地1》风格更统一,制作更精良,全部歌曲由苏越一人包办作曲,首首动听,(感觉苏越从日本归来后再也没有写出过那么优秀的歌曲),其中朱桦演唱的《真诚的爱》是我的最爱,那年看日剧《东京爱情故事》,受剧情感染之时竟想起这首歌,“只说了一句我爱,从此就难以忘怀,它晶莹它洁白,象大地白雪皑皑”……

有谁知这《无名高地3》一等就是十八年。

到1987年时,东方歌舞团录音公司已成立三周年了吗?我记得第一次看到这个公司的名称好象是1985年,该公司开业初期曾给东方歌舞团的成方圆、吴小芸、彭康亮出过专辑,制作包装都非常精良,那三盒专辑我们家都买过,后来全部失踪。

与前两辑相比,《无名高地3》有点象真正的精选,无论是歌曲,还是歌手,都显得风格多样,有粤语歌曲《跳舞街》,有台湾歌星千百惠、蔡幸娟加盟,老牌歌手成方圆、吴小芸各唱一曲,而成方圆的《是否还记得》听来与当年那张专辑一模一样,可能是拿当年的版本直接加进来参加庆祝活动吧。《无名高地》一、二、三汇集了众多优秀的歌手,而唯一一位三次全部出席的歌手竟然是王虹,王虹独家拥有的惊声尖叫我很喜欢,只是,王虹后来到哪里去了呢?吴涤清的《今夜没有你》前不久在《无敌精选》中听过新版本,今日听过早年旧版后,再一次为吴哥哥的不断进步而欢呼喝彩。

话说某日莲版版主生日庆典,我突发奇想,把成方圆的这首《是否还记得》当作礼物公然呈上,相信听过的人都会一头雾水,不知此歌有何象征意义,哈哈,我越来越喜欢无厘头地游戏人生。

请留住你们的脚步 - saldlee - 遗弃的声音又响起了

是否还记得

游湘词曲 成方圆演唱

是否还记得我含情的眼神,

深深地印在你的心,

是否还记得那土气的名字,

还牢牢留在你心灵,

我依然记得你赤忱的感情,

深深地印在我的心,

我依然记得那最爱我的人,

还牢牢留在我心灵,

啊,让我为了你,来唱首歌,

以前我俩曾唱过,

如果你还是,喜欢这首歌,

愿你轻轻把歌和。

 http://play.51wma.com/playall2.asp?check=244015&image3.x=107&image3.y=13

  评论这张
 
阅读(127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