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弃的声音又响起了

 
 
 

日志

 
 

既生刘欢 又生范琳琳(下)  

2007-12-27 12:35:11|  分类: 岁月留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在中国流行音乐发展史上,这盒专辑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尽管在此前已经有了《一无所有》,有了《信天游》,但它们尚未广泛地传播到民间,而最早在街头巷尾传唱的后来被归类为西北风的歌曲正是《我热恋的故乡》、《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毫不夸张地说,西北风正是从内蒙古音像出版社出版发行的这盒《中国迪斯科—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开始吹响。

如果说当《亚洲雄风》吹响的时候,已无人不知作曲家徐沛东,但这盘专辑面世之时,一般人还不知道谁是徐沛东,同样通过这盘专辑成名并走向更广阔舞台的还有词作者广征、张黎、歌手范琳琳。

这盘专辑同样采用全部歌曲迪斯科化的编排方式,配器由徐沛东一人包揽,在当时已蔚然成风多年的港台抒情歌曲占据流行音乐市场的环境中,徐沛东风格的配器仿佛沙漠中骤现的一片绿洲,给人强烈的新鲜感,徐沛东的配器多在电声乐器中大量使用弦乐和长号,使一种催人奋进积极向上的精神蕴涵其中,节奏编排同样与港台化迪斯科大不同,民族音乐元素渗透其中,清新激烈又不失严谨持重,在当时听来非常的丰富多彩,与众不同。

这种新颖的配器与歌手风格独特的演唱相结合,会让一首首旧歌脱胎换骨焕发新生,对听多了靡靡之音的耳朵产生强大的冲击力和吸引力,比如刘欢演唱的《橄榄树》和《小草》,这两首歌都是典型的抒情歌曲,在此之前虽然齐豫演唱的《橄榄树》还没有被正式引进,但国内一些女歌手扒带子翻唱的这首歌已广为流传,深入人心,而《小草》是一首中国式的通俗歌曲,其简洁生动的歌词,清新淡雅的曲风早已感动过无数的听众,成为新时代的中国民谣,在刘欢之前,应该所有的人都不会怀疑,这两首歌只适合抒情地唱。但在这盘专辑内,徐沛东和刘欢进行了一次大胆而前卫的尝试,在激烈的迪斯科节奏中,刘欢用他的独家嗓音嘹亮而饱含深情地演唱了这两首歌。最早听说所谓天籁就是从齐豫,当听刘欢无限度地拨高嗓子喊唱着“我的故乡在远方”直上云霄时,我不禁要说,刘欢也是天籁,————如果男声也可以被比做天籁的话。

1987年初冬时节,我拿着好容易攒足了的钱去买一盒我早已想买的磁带,当时的磁带是五元钱一盒,而五元钱在当时社会能买很多有用东西,还只是个学生的我其实并没有多少钱可以用来买磁带。我和同学一起来到我们当地新开的一条商业街内一家新开不久的音像店,很大的一间,大玻璃门上贴着一张广告画《十五的月亮十六圆》,音箱里正放着刘欢那如狂风扫过原野般坚定的歌声,“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颗无人知道的小草”,我很快买下心怡已久的那盒磁带,边浏览着其他的磁带及墙上的广告画边走出大门外,此时,这首歌已唱到“春风呀春风你把我吹绿,阳光呀阳光你把我照耀”,这几句是一个女声在唱,有点野味的一个女声,我想,这大概就是范琳琳吧,因为广告画上写着的四个名字有三个是男歌手,而范琳琳这个名字应该只有女性才用,我表妹就是这个名字。几个月前,在一盒新《五少女联欢》中看到过范琳琳这个名字,仿佛一夜之间,这个名字就到处看到,《女神》、《午夜情》上面都有范琳琳,前几天在另一个音响商店就听到过这个《小草》,也看到过《十五的月亮十六圆》的广告画,但我没想过要买它,因为对它还不了解,因为手里的零花钱有限不允许我想的太多。———若干年后,我无数次地后悔过我坚持实现原计划而没有立即改变主意买下《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因为《小草》唱完之后接下来的这首歌让我知道什么是震撼。

随着《小草》逐渐唱弱至完,我和同学已走到音像店外准备离去,安静了几秒钟的音箱突然传来一段奇异的音乐,如吹响号角一般,一个女声随着激烈的伴奏激情悲壮地引吭高唱起来,那奇异的曲,那奇异的节奏,那奇异的嗓子把我定着在音像店门口一动不能动。如果说刚才的《小草》中唱副歌的显然是一个女声的话,此时我的脑海闪过一瞬间的疑惑,这个是女声吗?会不会是刘欢李勇或张德富,虽然我知道绝对不是。随着这个女声激情倾诉到最后一遍拨高调子呐喊“故乡,故乡”,我的情绪才仿佛从震惊中缓过神来,与我一同站着听完这首歌的同学本不是一个真正的歌迷,却说了一句“这歌真好听,快买吧”,但我已没有钱。我看了下广告画,《小草》后面的那首歌是《我热恋的故乡》。

在听到范琳琳唱《我热恋的故乡》之前,我们听过的唱流行歌曲的女声大多是邓丽君式的温柔腔,即使当她们唱劲歌时也是女人味十足,虽然偶尔也会有如《无名高地》中的田震、《天下一家》中的王蕾、《冰与火》中的张碟那般彷似男性的独特嗓音出现,但她们基本上也是在捏着嗓子唱歌。如范琳琳这般用典型的女声放开嗓子粗犷豪放地演唱者,过去闻所未闻;说到歌曲,在《热恋的故乡》之前,曾在电视晚会中听过一次《信天游》,这种把强烈的现代节奏与古老的民歌旋律完美融合的歌曲同样给人强烈的新鲜感,在听过戏曲民歌、听过港台抒情、听过欧美劲歌之后某天突然听到这样的歌曲,不由人精神振奋,热血沸腾,这是民族与现代激情碰撞后的一次完美结晶。

1988年,《歌曲》杂志曾这样高度赞美《热恋的故乡》:异军突起,于沉重揭露现实中继续听拳拳赤子之心的宣泄。———我认为所谓的异军突起,不仅指歌词,还应该包括曲、配器、以及这种新颖的演唱方法。

后来有报道说,《我热恋的故乡》这首歌由腾格尔首唱。确实,当时与《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共同面世并同样由内蒙古音像出版社发行的另一盒合辑中有腾格尔演唱的《热恋的故乡》,但街市上并没有听到过这个版本传唱,而我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后才知道腾格尔是个男歌手。其实作为听众来说,并不关心歌曲由谁首唱,他们更关心是谁第一次把这首歌印在他们的记忆里。《热恋的故乡》后来有过另几个比较成功的版本,CCTV青歌赛上胡月、杭天琪的演唱都给电视观众留下良好的印象,《流行风》中孙国庆的男声版也流行过一阵,到《陕北1988》时,这首歌终于被唱到泛滥。

自那以后,我经常光顾这家音像店,买过很多《范琳琳》,几年后,店铺改变经营项目,并多次易主,那里后来再也没有传出过歌声,但每次我路过那里,总要朝那个位置望上几眼,想起那里曾经放出过的嘹亮歌声,以及曾被那歌声定着在那里一动不能动的那个年轻人。从那一刻开始,我从来没有忘记过那个声音,无论后来有多少人成功地再唱《热恋的故乡》,在我心里他们谁都比不过范琳琳。十几年之后的某夜,很久不看电视晚会的我观看了2000年CCTV《同一首歌》,当杭天琪唱罢《黄土高坡》,在全场观众的欢呼声中,在《我热恋的故乡》激烈的伴奏声中,范琳琳英姿飒爽地缓缓升起来的时候,我的眼睛已微微有些湿润————那是我青春岁月的一个记忆,那是我生命中一段难忘的旋律。

 虽然《十五的月亮十六圆》这盒带经常被音像店播放,但每次我去逛街时,音像店正在播放着的总是专辑内的其他歌曲,我从没赶上过《十五的月亮十六圆》这首歌。单看名字会以为这是一首搞笑歌曲,因为在此之前《十五的月亮》已唱遍全中国。

1988年春节后,内蒙古音像出版社推出《歌迷世界》,有一天,我听一同学嘴里哼着《思念》,我跟他说“前几天电视里演谷建芬作品演唱会,范琳琳也唱这首歌”,同学却说了句,“范琳琳,她不就会唱个《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我立即问他,“你听过?好听吗?”,他得意的说“好听,绝啦”,原来他已买了《歌迷世界》。于是,在复制到《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之前,我先复制了盒《歌迷世界》,拿到手后,放入录音机依顺序听,当时并没有想到这首歌也是一首劲歌,还以为与《十五的月亮》一样是抒情慢歌,当前奏乐猝不及防地激烈响起时,我开始激动起来,当范琳琳那粗犷豪放的歌声传来时,我已激动不已,特别是那一段悠扬婉转的“哎……”,使我想起小时侯听过的一首电影老歌“长鞭哎那个咿呀摔哎”……天呀,实在是太好听啦,我激动的方寸大乱不知所措———后来每当听到这样的好歌我就这样地激动时,我父亲就会说,“看,又快发疯了”,哈哈,人不疯狂枉少年!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由词作者张黎创作完成后,曲作者徐沛东偶然发现并拿来谱曲,最先交给一位著名的民歌手演唱,但效果不甚理想,后来朱一功把这首歌交给范琳琳,范琳琳经过一番琢磨试唱后,创造性地把民族唱法运用到自己的唱腔中,不仅成功地唱红了这首歌,还因此创设了一种新的演唱方法,拓宽了自己的歌路。这首歌面世半年后词曲作者才第一次见面,有趣的是,张黎、徐沛东、范琳琳竟然都是大连人,《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是三个大连人艺术才华的结晶,后来,这三人都成了中国流行音乐界的风云人物,创造过许多流行经典。

如果不是后来看报道,我并不知道范琳琳原先是唱民歌的,并且是沈阳音乐学院的本科生,正是此前的这些经历,才使她成功地演唱了后来的西北风歌曲。但在范琳琳的唱腔中却完全感受不到民族唱法的客观存在,她应该是把民族唱法的精神而不是形态溶进了流行唱法中,比如后来她演唱的《八面来风》与民歌手彭丽圆演唱的《八面来风》就有着鲜明的区别,从这个意义上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正是范琳琳,"科学地将民族唱法与流行唱法结合在一起,唱响了西北风,对中国歌坛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后来,这种演唱方法被许多歌手成功运用,并都唱出自己的特色,但个人认为,范琳琳的表现是最完美的,也是最适当的。相对而言,有些歌手从嗓音条件来说其实更适合唱抒情,但为了追赶潮流也勉为其难地加入了喊唱行列而显得力不从心,另有些歌手似乎为了过度追求民歌特色并因此忽略了流行歌曲应有的时尚性而把西北风唱到土得掉渣,这些现象就是后来的乐评人所指的:所有人一哄而上把西北风很快唱到极致,真的有些遗憾。我比较佩服在这个过程中一直坚持自己而不盲目追赶潮流的一些歌手,如赵莉、朱桦、谢津等等。

一个成功的女人背后有一个男人,范琳琳的成功,朱一功功不可抹,是他启发并帮助了她。前几年,我们山西电视台每周制作一部明星访谈节目,很少接受采访的范琳琳在自己家里接受了采访,当记者开玩笑地问朱一功,与明星一起生活是否有所不便时,朱一功大方而自然地说,“不会呀,她的成功也有我的功劳呀”,哈哈,果然是一个牛气轰轰的男人。

 1994年,踌躇满志的我开始参加自学考试,立志要用实际行动追回曾经虚度的光阴,成为一个可以独立自主于现实社会的人,三年后,当最后一次考试结束时,感慨万千的我在日记本上抄下《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歌词为自己庆典,鼓励自己“生活的路有苦也有甜,美好的前程走呀走不完”。

除了这四首歌之外,李勇演唱的《稻草人》,同样是一首非常好听的歌,李勇唱歌总是那样生机勃勃,干劲利落,1988年春晚李勇与柳培德演唱的《男孩》给观众留下过非常好的印象,但李勇仍然没能大红大紫,可惜呀!

这盒磁带的市场策略非常讲究,在保持迪斯科整体风格的基础上,曲目安排灵活多样,既有实验性的西北风,还有大众情怀的民谣,既有中国老歌如《军港之夜》、《草原之夜》,还有港台流行如《孤独的女孩》、《我不是个坏小孩》,丰富多彩,有着很强的包容性。使这盒专辑不仅热卖一时,还给歌迷留下深刻的记忆,是一盒当之无愧的流行经典。

  当年我费了不少周折,才终于复制了一盒《十五的月亮十六圆》磁带,因为是复制品,又加之范琳琳的两首重点歌曲后来在很多合辑中不断重复,所以并没有刻意保留这盒带,不知后来它失落到哪里去了,也许正是同一原因,内蒙古音像出版社好象也没有再版这个专辑,所以如此经典的一盒磁带,我手里竟然没有。二十年后的今年又费了许多周折,我方才得到一个复刻CD《十五的月亮十六圆》,除了感叹历史总有些相似性外,再次证明珍贵的东西总不会轻易得到。

 

《霹雳大全》

第一次在网上看到有人提起这盒磁带时,我真的没有一点印象,虽然说当年的音像柜台内有过无数的群星合辑,但范琳琳参与过的合辑我即便是没有买,也应该有印象。也不知怎么回事,那几年,歌星们的个人专辑永远不如这种大汇唱更受欢迎,所以各音像单位便不遗余力地推出形形色色的各类组合,那时侯,刘欢、范琳琳都很热门,在各种组合中都能见到他们的名字,民歌翻唱、港台歌曲汇唱,还有经常推出的新歌,当然主要是那些西北风歌曲,虽然我至今保留着二十多盒与范琳琳有关的磁带,但仍然没能囊括她所唱过的全部歌曲,她的许多优秀歌曲都是这样散落在各种各样的合辑中,收集起来非常困难。

终于有幸看到《霹雳大全》的封面,看到刘欢的那张相片及《吉米来吧》这首歌时,我猛然想起一件往事。那是在《苦乐年华》都已唱遍大街的1989年,有一次一卖磁带者降价处理一大箱磁带,我蹲在那里乱翻,我清楚地记得我曾拿起这盒磁带,因为此前没见过它,所以禁不住多看几眼,一看到《吉米来吧》,便认为它不会有什么新意而放过一旁,记得最后我挑了一盒《无名高地》保存至今。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决不会再做这样的事。

终于有幸听到这盒专辑后,我突然发现其中一首歌我听过,不记得在什么地方啦,应该是大街上,但我确实听过。这样看来,它确实曾在我身边的市场上短暂出现过,但我却与它擦肩而过,这盒1988年出版的合辑为什么在1988年的时候被忽略呢?我想是那年震撼人心的西北风掩盖了它的光芒吧,那一年,被无情掩盖过光芒的又何止这类曲风呢?

幸运的是,经过二十年,还能再相会,磁带中的歌声依旧,而我不再年轻。

专辑中的八首歌全部由印度巴基斯坦电影歌曲组成。上世纪八十年代,印巴电影是中国社会一道别样的风景,中国人对这种电影的喜好程度远远大于对其他国家,甚至于本国电影,在印巴电影中无一例外地要唱歌跳舞,与此相对应,印巴歌曲在中国同样广受关注,东方歌舞团的演出在当时最受欢迎的一个原因就是他们经常演出这些国家的歌舞,朱明瑛当年红的发紫与这类音乐有重大的关系,记得李玲玉第一次引起关注就是在一个电视晚会上载歌载舞了一首印度歌曲《我不让你走》。就电影来说,什么《流浪者》、《大篷车》、《永恒的爱情》、《生命》真的是家喻户晓,而学着电影里的印巴语言唱印巴歌曲,也是当时的一种时尚。

不过,在1988年的时候,这种潮流已有所减弱,这盒《霹雳大全》在当时推出已有了些怀旧色彩,但就这盒专辑的整体效果来说,是非常新颖别致的,首先它运用的是一种全新的编曲配器,新式的电声乐器远非此前几年的音乐效果可比,配器人张小夫是一位非常有现代音乐节奏感的音乐人,他创作的《太阳出来喜洋洋》、《根和源》即便在铺天盖地的西北风歌声中仍然能独树一帜,显示出自己的鲜明个性。这盒专辑中的歌曲经他新潮的配器重新装点后焕然一新,再加上刘欢、范琳琳风格独特的演唱,这些歌曲已完全与八十年代初期的形态有了很大差别,即便在2007年的今天听起来,仍然是那样鲜活生动、热气腾腾。

专辑中的歌词基本保持原样,也就是这些歌曲最早被国内权威人士翻译整理后的原样,当年的一些歌曲书刊上刊登过的这些歌曲就是这样的歌词,应该说,这样一盒精心整理并赋予新时代流行色彩的专辑似该对歌词也进行一番新加工才合乎情理,难道是被《女神》的前车之鉴束缚了手脚吗?不得而知。这些歌曲诚然早在中国大地流行过,但大多并没有过经典的翻唱代表,至少在我的印象中是这样,比如当时大多数人都学着电影唱“阿巴拉古”,而不是学着哪位歌唱家唱“到处流浪”。

从演唱者方面来说,刘欢、范琳琳无论从嗓音条件、音乐素养、还是演唱方法在当时的国内都属绝对顶尖,两人都是艺高人胆大,什么歌都能唱,在西北风乐境中锻造出的野味唱腔唱印巴地区的歌曲,从音乐类型的归属来看也是完全适当,但又与原版有着一些种族方面的差异。印巴地区的人们天生就与音乐有着不解之缘,唱歌跳舞是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这些人的歌声中有一种天然跳动的音符涌现,而我们中国人(汉族人)并不是一个载歌载舞的民族,我们把唱歌跳舞的权利交给专业艺术家,我们只有观赏的权利。而我们的艺术家所反映的也是我们典型的生活状态,再怎么模仿外国人,也只能是模仿,当年东方歌舞团的艺术家们已证明了这一点。比如《拉兹之歌》、《在爱情的旅途上》、《我是个迪斯科舞星》这三首歌,印度人的歌声中隐存着一种玩世不恭,一如电影中的男主角,而刘欢的歌声中并没有这样的东西,刘欢的歌声中有着一种中国人特有的深沉、严谨,范琳琳的歌声中同样没有印度女人精灵古怪的那种特性,但听罢《霹雳大全》,我仍然要说,这盒专辑中的歌曲是我所听过的最精彩也最经典的汉语翻唱。

在我的印象中,《迪斯科舞星》是最后一部给中国人留下良好记忆的印度电影,从那以后中国的电影院逐渐成为空城,看电影与普通人的生活越来越远,直到今天也没有什么改变。刚上技校那年,同学们成群地去电影院看这部电影,不久之后有了一盒磁带,里面就有这部电影中的两首歌曲,虽然很多人轻视这种国语翻唱,但梅子演唱的《吉米来吧》还是流行一时,后来,梅子不知哪里去了,范琳琳接住这首歌老三老四地唱。虽然范琳琳在多种合辑中都唱过这首歌,但收录在这盒专辑中,味道最正最准最恰当;“I AM DISCO DANCER,我是多么的快乐”,这种中英文共存的歌词曾经让我们觉得不可思议,而刘欢的演唱让我再也想不起是谁第一次翻唱这首歌。

电影《大篷车》给我们的童年留下过美好的记忆,因为那部电影上映之时我已经可以坐在电影院从头到尾看而不瞌睡,电影中经常出现的险情曾经让我们的神经高度紧张,红火热闹看个不够……很久以后才知道大篷车是个什么东西,才明白女主角慌乱而混乱的歌词代表什么意思,“小伙子他们都在盯着我,等着我出场跳舞又唱歌,黑母鸡飞到哪里去了,嘟拉…….我怎么这样失魂落魄,我哭笑不得呀真是难过”,唱《救救我》这首歌时,范琳琳的嗓音闪现一种金属般的光泽,毫不费力的喊叫一声更高于另一声,给予耳朵莫大的满足,而张小夫的配器更是别出心裁,一开首气势磅礴排山倒海般的伴奏犹如黄河大合唱,当年那些印度人如果听到这首歌,恐怕也得赞叹有加。

《我在爱情的旅途上》和《拉兹之歌》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属于那种虽然没有钱但很快乐的男人宣言,在印度电影中,这样的男人一般都很有女人缘,他们的歌声中总有那么一种诱惑人的东西,用现在的词来形容,应该就是所谓“性感”,这种精神意识层的性感都要通过欢快跳动的音符来表现,刘欢的歌声中虽然没有这种性感,却有一种中国男人特有的干练、豪放。

《生日歌》是巴基斯坦电影《生命》的一首插曲,这部电影我最早在电视中看过,后来电影来了之后,年少的我还自豪地想“我们已经不掏钱看过了,哼”。我记得庆生日这一段不知怎么一下子就跳到儿子死亡的场面,由于电影处理的太突然让我的思想有点转不过来,即使现在我也是猜测,是不是车祸呢?反正是乐极生悲的一个速写。在看电影的时候听这首歌反而没有什么印象,只记得场面很热闹,我一贯认为歌应该听而不是看,看只会分散听的精力而使你不知道歌有多好听,后世发明的MTV是我最讨厌的一种东西,原因即在此。《生日歌》在八十年代曾有过一个成功的翻唱,就是东方鼓舞团的牟玄甫索宝莉演唱的那个,记得索宝莉的那声长长的呐喊“原野的百花争艳”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范琳琳当然会喊的更好更嘹亮,恰如一行白鹭上青天。“全因为有了你,久旱逢甘霖,你是我最珍贵的财宝,全家庆生日喜气盈盈”,无论是牟玄甫,还是刘欢,都不可能完全再现巴基斯坦人那种跳动的激情,但同样饱含真情。

《哪怕你走到海角天边》早年在朱明瑛的一张专辑中听到过,当时朱明瑛是用巴基斯坦语深情缓缓地演唱的。特别爱听巴基斯坦的情歌,深情缠绵哀怨,余音饶梁,记忆最深者如《永恒的爱情》,朱明瑛走红当年最拿手的莫过于用各种语言生动地演唱亚非拉歌曲,在八十年代的确无人可比。在本专辑中这首歌改成男女声二重唱,在保持原抒情格调的同时兼顾本专辑的“霹雳”特色,在鼓点的带动下,演唱者的节奏明显比八十年代快了一拍,“怕只怕将来有一天,有人把我们拆散,有了你的温暖阳光,我的春天才这样明亮”,这几句唱得把人活活醉死,听了这样的演唱,你还能说范琳琳只会唱劲歌吗?

 我曾经做过这样的比较,印度歌曲很欢快,巴基斯坦歌曲很忧伤,一如陕西民歌很悲凉,山西民歌很乐观,不知这是否与地域、人文、经济等等有什么联系,印度歌曲即便是抒情也很乐观,比如这首《奴里》,一首典型的男女声对唱,有点象中国少数民族的山歌对唱。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我们家已经有了第一台黑白电视机,电影情节对于当时年龄的我欲开辟鸿蒙有某种启迪作用,但电影的最后情节令人惋惜,有情人没成眷属,只能在歌声中回忆甜蜜的爱情,“呜…阿加里,呜…奴里,奴里”,一声声诉不尽未了情!

二十年前决不该错过的一盒磁带,今朝才得相逢,范琳琳、刘欢年轻的歌声在今天听来依然如原野刮过的狂风,如山谷中响起的鸟鸣,唤起我心灵深处的激情与温情。

发自内心的感谢中国老歌论坛的Izd901大哥送给我这盒磁带的录音资料,我才有幸听到这些迟来的美丽歌声。

 1991年仲夏,CCTV举办了一场为华东水灾捐款的大型文艺晚会,晚会上范琳琳捐款一万元并演唱了作曲家士心专门为晚会创作的歌曲《喊一声老乡》,成为当晚的一个亮点。当节目进行过半时,主持人出来说,“接下来这个节目应该是刘欢,但歌手刘欢不知何故未到……”,约半小时后,姗姗来迟的刘欢出场演唱了《世界需要热心肠》。几天后刘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委屈地说“彩排时有我的节目,但后来没人通知我节目被选中,我也是看电视听到点名后才从家飞奔去现场的”。不管怎样,刘欢也是当晚的一个点。

很显然,同期出道并且都已成为巨星的范琳琳、刘欢正在经受不同的人生境遇。

后来,在《音像世界》看到一篇文章,某记者写到有次想采访刘欢但遭拒绝,感叹国内明星不懂得自我宣传。的确,那年代的大陆歌手都是唱出来的,不是靠宣传推出来的,他们都有一种天生的傲慢,醉心艺术而淡薄名利。一贯桀骜不训不修边幅的刘欢尽管在唱歌方面成绩斐然佳作不断,有些歌曲如《亚洲雄风》甚至于非他不能唱好,但他在电视晚会的出镜率却与其在歌坛的实力表现不成正比,甚至于如前所述,遭电视台恶搞,当时的刘欢事业发展似有些不太顺利。

范琳琳刚成名时,尽管歌声到处飞扬,但因不太注意形象,上电视的机会却不太多,(那时侯电视晚会特别少,所以制作要求高,对歌手的外在现象也许更重视吧?)有些节目录好后正式播出时还会被删,如《周末黄昏后》、《心愿》等。后来也许是参军后受了一切行动听指挥的教育,也许是恋爱让她变的更加温柔,反正,原本就是个美女的她形象也越来越正,上电视的机会也越来越多,1990年CCTV春节军民联欢晚会上,她身着白色海军军装唱《父老乡亲》时的样子,给观众留下非常难忘的美好印象。

后来,时代发生变化,随着中国内地明星制的发展,电视节目也日愈商业化,在昔日红歌星或淡出或改行的时候,一直坚守歌坛的刘欢,在没有什么突破也没有多少新作的情形之下,却凭着多年的影响力日益成为内地歌坛的校长,在电视晚会的出镜率非常高。

范琳琳一直是海政歌舞团的歌唱演员,当年声名鹊起随后分别进入到不同军队歌舞团的几位女歌手早已不甘寂寞另寻它枝求发展,而她却成了名副其实的军人,现在已混到副军级。尽管再没有歌曲象以前那样流行过,但她一直在唱,因为这是她的工作。与其高调唱歌相比,范琳琳做人非常低调,一般来说,作为艺人,多多少少有些负面新闻反而有助于走红,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被人指责争议的同时名声自然不胫而走,如果范琳琳也做些逃税漏税或不伦之恋这样的事,再加上她的歌曲无以伦比的传唱度,她一定会红得非常可怕,但她却安守本分,几乎是一个纯洁的人。

刘欢越来越红,但从《北京人在纽约》开始,他早已不再是我心中的太阳,范琳琳虽从绚烂归于平淡,但她一直都是我水中的月亮,她是一个中国式的完美女人。 

  评论这张
 
阅读(2617)|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