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遗弃的声音又响起了

 
 
 

日志

 
 

五十年真好似大梦一场  

2007-08-04 15:54:46|  分类: 人生如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轰轰烈烈的《晋剧皇后王爱爱舞台生活五十周年纪念演出》过后,这三张VCD在市场上随处可见。我从1995年开始又再逐渐关注戏曲舞台,到1999年的时候,已成长为一个不折不扣的戏迷,但对少年时代就认识的这些老艺术家们并无太大兴趣,我主要关注年轻一代艺术家的演出,并开始收集种类日益增多且价格日渐下落的晋剧VCD,到2001年这三张碟面世之时,已买了三十多张。刚看到这些VCD时,第一感觉是,哦,王老师已唱过五十年了,第二感觉是,原来这几位都是爱爱腔的传人呀!但诱使我掏钱买碟却不是因这两项———我买的第一张是王爱爱师徒同台演出《明公断》全剧,冲着我最喜爱的男须生,张瑞杰。

五十年真好似大梦一场 - saldlee - 遗弃的声音又响起了

除了王老师和四位入室弟子分别在五场戏中轮番登场外,《明公断》的基本演出阵容由山西省晋剧院青年团组成,张瑞杰在第一场《杀庙》中扮演韩琪,这一场的秦香莲由刘建萍扮演,早在《纪念晋剧艺术大师丁果仙诞辰85周年纪念演出》系列VCD中,刘建萍的《杀庙》就是一场重要的演出,显然她是这一折的最佳人选。但与一般观众不同的是,我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张瑞杰身上,虽然他扮演的韩琪只是一个配角,说多过唱,但我完全可以想到,现场观众一定又被他那高亢入云的唱腔给震撼了。2002年5月放假期间有幸在阳泉宾馆看了十一场山西省晋剧院青年团的演出,在《扈家庄》中张瑞杰第一次亮相扮演宋江,只在开场时有几句念白,但就这几句念白就让台下的观众为一振,“呵,这嗓子”!不过,能看到张瑞杰演韩琪也只有在这样的重大型演出中,在太原市以外的地方恐怕很难看到,所以这个VCD一定要买。韩琪一出场的那两句念白真可谓警世名言,“自幼读书不用功,靠做鞍前马后人”。

《告道》由杨志爱扮演秦香莲,《告道》是比较不重要的一折,而杨志爱在王老师的四个弟子中各方面都要弱一些,这一折不会留下太深印象。《大堂》由陈转英扮演秦香莲,陈转英也是当年青训班的成员,近年早已成长为省晋剧院的台柱子,但她常常被我忽略,原因可能是与她同时出道并共同成长的栗桂莲光芒太强吧,但愿这种被巨星阴影笼罩的效果并未被其他戏迷感受到,毕竟陈转英也是当代晋剧界一名优秀的青衣演员,———我的担心是多余的,我常去买碟的的那个音像屋的大姐就特别喜欢陈转英,认为她比栗桂莲唱得好,呵呵,各有所爱!扮演陈世美的李建清是青训班走出的优秀女须生,我很欣赏她,可惜在山西晋剧界,优秀的女须生实在太多,即便在省晋剧院,女须生也是一批又一批地成长。

最重要的一折是《见皇姑》,当然由王老师最得意的弟子史佳花担当,史佳花唱这出戏很多年了,驾轻就熟不说,这几年她的各方面声势汹涌成长,其影响力在一定范围内决不亚于她的老师王爱爱,炉火纯青的唱功,精致完美的表演博得台下一阵又一阵热烈的掌声和叫好声,眼看就要喧宾夺主。———在看晋剧的观众中听到叫好声真不容易,不知是不是山西人太含蓄不如人家那些北京人。

皇姑由王晓萍出演,王晓萍是三晋著名的小旦演员,曾获得过文华表演奖。与张瑞杰扮演韩琪一般,王晓萍演皇姑这样的角色恐怕也只有在这样重要的演出中。俗话说,小旦重表情,看了王晓萍会说话的一双眼睛,你就知道这句话什么意思。包拯由王春海出演,王春海可以称为近年来山西晋剧第一花脸,在青训班早期演出中,花脸角色多由武云全出演,后来这几年王春海浮出水面,应该也反映了晋剧花脸唱腔的一种改良趋向,由吓哭小孩的努大黑呐喊逐渐转为象如今王春海这样宛若理性的演唱,是花脸又不似花脸。

《见国太》由王老师亲自出演,甫一出场,台下热情的掌声盖过台上的表演,这是礼节性的问候,太原观众熟悉王爱爱不亚于熟悉他们自己。与四位弟子的青春亮丽相比,岁月留下的痕迹即便是粉墨浓妆也难以遮掩,但王老师那铿锵有力不遑多让的演唱再次告诉你怎样才算标准的秦香莲,什么才是原版的爱爱腔。

扮演国太的王俊兰是省晋剧院有名的彩旦,不知是否为了增添些笑料,所以由她来演国太,国太与包拯那几句仿佛吵架般的对唱令我忍俊不禁放声大笑。

这样阵容的《明公断》演出恐怕只有通过VCD欣赏了,谁让咱没能家住在山西太原。

五十年真好似大梦一场 - saldlee - 遗弃的声音又响起了

因为《明公断》的精彩效果,自然就买下另外两张。

晋剧皇后王爱爱师徒同台演出《折子戏专场》由五个折子戏组成,都是王老师的代表作品,除《劝宫》由王老师主演外,其它四场由四弟子分别出演。从这场演出的客观效果来看,不仅四弟子借此机会展示了自己的才华,她们各属的晋剧团也借此舞台展示了自己的实力。

《算粮》片断由陈转英出演王宝钏,《算粮登殿》近年来陈转英唱得很多,这几年我们这里每逢什么大型庆典或正月十五, 都会请省晋剧院来唱几场戏。陈转英不来则已,一来就是《算粮登殿》,看得人好不耐烦。陈转英当时属山西省晋剧院青年团,这个团的整体实力在晋剧界排第一。王春海与王俊兰分饰王宝钏父亲母亲,继《明公断》里“吵架后”,两人再次因王宝钏改嫁一事“吵嚷”起来,很好玩;魏虎由二花脸演员倪建庭扮演,此人有一非常特殊的沙哑嗓,无论他扮成红脸白脸黑脸蓝脸,只要一出声,你都能听得出来,搞笑的很;王晓萍再次演配角王银钏,这次演出活动委屈了大明星,老演一些平时根本不演的小角色。在各个剧种关于王宝钏的戏中,晋剧的《算粮》最具特色,久演不衰,可能与山西人的生活形态更接近吧,王宝钏的摔宝衣,骂魏虎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经典比喻,我最欣赏她回敬老父亲劝其改嫁的那一句,“不把守节当守节,全当学婴儿玩耍”!

《金水桥》片断由刘建萍出演银屏公主,刘建萍当时属山西省晋剧院演出团,省晋剧院每隔两三年就要对属下的四个团作一次重要调整,也许是为了保证所有演员都能够娴熟合作,又或许是为使不同演员的交流擦出新火花,毕竟省晋剧院真的是人才济济,但每次调整,刘建萍都能够和金小毅分到一个团,为使他们两口子能够相互照顾吧。金小毅是一个优秀的二花脸演员,在刘建萍的《金水桥》中他演秦英,反正在舞台上他们一般不能演夫妻,二花脸和青衣在梆子戏中很少能被编为夫妻,演死对头的机会比较多,哈哈。金小毅的嗓音有一种金属般的质感,如果他改唱须生,说不定可以改善一下晋剧奇缺男须生的现象,反正二花脸演员有很多。

《出水清莲》片段由杨志爱出演王桂英,《出水清莲》改自传统晋剧《血手印》,当年由王老师首演获得巨大成功,但现在市场上买不到王老师这场戏的VCD,难道是当年未录影,可惜。省晋剧院除常排新戏外,还经常改编传统戏,通过对剧情结构、人物组成、音乐唱词作一些轻微的甚至是重大的修改调整,使这些戏的整体面貌焕然一新,给予观众全新的感受。这种改革旨在培育更年轻一代的戏曲观众,使民族艺术不断传承。我非常喜欢这些新编戏。然而《出水清莲》在这几年间看不到任何剧团演出,有些小剧团甚至于仍然在演《血手印》,这次杨志爱与其所属的太原市贯中晋剧团排演这出戏填补了这一缺憾,毕竟费那么大心思改编,流失了实在可惜。

《断桥》由史佳花出演,《白蛇传》不能算是晋剧的经典演出剧目,但《断桥》却是王老师的一部代表作。王老师不会武功,所以只能唱不用武打场面的《断桥》一折,而史佳花却是晋剧舞台上罕见的一名青衣刀马旦,文武双全,她不仅演过传统版的《白蛇传》,近年又专门排演了新版的《金断雷》,广受好评。这十年来,史佳花带领她的晋中市青年晋剧团,摸爬滚打,勤学苦练,锐意进取,积极探索,在她本人不断取得优异成绩的同时,晋中市青年晋剧团也一天天发展壮大,成为三晋戏曲的一支重要力量。从《断桥》的整个演出效果,就能看出这个剧团的创新精神和勃勃生机,白素贞和小青全新的造型、带有鲜明舞蹈色彩的走场,扮演许仙的李建国新颖的小生唱腔,等等,他们的演出无疑是今晚的一个亮点,决不逊色于山西省晋剧院。

最后一场《打金枝 劝宫》片断,由王老师粉墨登场,虽然只是一小段唱,排场可一点不小,头牌小生张智、头牌刀马旦苗洁甘当陪演,“默不出声”地站立两厢。

五十年真好似大梦一场 - saldlee - 遗弃的声音又响起了

前面两场演出,主要展示王老师入室弟子风采,这一晚上的《王爱爱舞台生活50周年大型演唱会》由王老师主唱。

演出伴奏由三个乐队组成,山西省晋剧院乐队、山西省歌舞剧院交响乐队、山西爱乐乐团,并由山西省歌舞剧院交响乐团合唱队伴唱,60名乐队成员,16名合唱成员占满了几乎整个舞台,庄重华丽,高贵典雅。

乐声响起,悠扬的晋剧音乐与厚重的管弦乐配合,优美而壮阔,在这磅礴大气的声场中听到的梆子腔,是一种全新体验,效果奇佳,阳春白雪与“夏里巴人”结合,相互提升了彼此的境界,迸发出绚丽夺目的艺术之光。

今晚的演唱者一律正装清唱,一曲《王宝钏离寒窑自思自想》拉开了演出序幕,这是一段守得云开见日出般喜出望外的唱段,相信王老师今晚的心情就是这样。少年时代有一次看我们当地的小剧团演出,演出结束后突然宣布“今晚请来晋剧名家王爱爱为大家演唱”,当时王老师就是首先唱了这一段,挤在后台的演员,挤满台下的观众鸦雀无声屏息静气地听王老师一字一板地演唱,完后报以暴风雨般的掌声———那是一个戏曲的鼎盛年代,当时的王老师比现在年轻20多岁,现如今岁月在她脸上留下了印记,唯有她的嗓音依然是那般高亢、亮丽、流畅……十八载真好似大梦一场!

《银屏女绑秦英上得殿去》,《在宫院我领了万岁的旨意》,王派名曲一段又一段,虽然唱段已非常熟悉,但管弦乐伴奏下的清唱却是这般新鲜,宛如老树发新芽。在现代篇部分还演唱了文革年代晋剧样板戏代表作《龙江颂》唱段《手捧宝书满心暖》,以及晋剧自编剧目《三上桃峰》的两段唱,《菊花青出意外心难平静》由新一代优秀男须生孙昌与王老师合唱,据说当年的这出自编戏曾遭文革四大领袖人物批判……王老师的艺术人生也曾坎坷过,失意过,当然,一切都已成为历史。

与三晋第一女须生谢涛合唱的戏歌《天作琴台地作弦》已在不同的晚会上听过多遍,倒是这首《红军不怕远征难》是第一次听,用晋剧音乐谱出的这首名诗气壮山河,震撼人心,王老师充满激情的演唱极具感染力,引起现场经久不息的掌声叫好声。

《出水清莲》虽然消失于近年的戏曲舞台,但该剧却是王老师改编戏的一部重要代表作,在这样的场合怎能不唱一下?《鞋弓袜窄人挨挤》在急促的乐声中唱开,“王桂英”行色匆匆,心急如焚,边走边唱,至“我抹下了脸皮”,合唱队雄浑壮阔的和声加入,一声声如泣如诉;“擦不干的酸泪面如洗”一句唱毕,王老师的眼泪潸然而下;“原说是,他年必定重相聚,谁料到重聚已是,生死时光一须臾”,悲从中来,不可断绝。行至刑场,开始数桩,“一呀一,一二二一,一二三四,四三二一”反反复复的演唱宛若天籁,合唱队由始至终高高低低的和声加重渲染着悲伤的气氛,如大河奔流,一泻千里……我第一次发现王老师唱得真好,好极了!

入室弟子穿插表演,刘建萍、杨志爱合唱了《二爹娘且莫要吵吵嚷嚷》,陈转英演唱的《四月里南风吹动麦稍黄》是一首经典的清唱唱段,但其本戏《梵王宫》在晋剧舞台上却已消失多年,实在是一奇怪现象。

史佳花是当今晋剧舞台上一颗璀璨夺目的明珠,嗓音嘹亮,唱腔优美,曾在音乐学院进修过的她,唱腔中渗透着歌剧发声,华贵而唯美。今晚她身穿白色晚礼服,扎着长长的马尾,演唱时微仰着头象个骄傲的公主,仿佛不是在唱晋剧,而是在唱《蝴蝶夫人》咏叹调。她演唱的《出水清莲》选段《桂英不是王家女》感天动地,催人泪下,是我所听到过的自人类社会以来最伟大的爱情宣言:

桂英不是王家女,永是林家的亲儿媳,

莫牵挂把眼闭,白发人我奉养到年古稀,

林家的坟台有我一席地,生虽不同衾,死要同穴栖,

叫梅香打妆匣取出梳篦,摘发簪满头黑发见了霜丝,

轻轻地梳呀细细地理,梅香你引线我一针一针缝破衣,

人间不给你留寸地,你齐齐整整上天梯,

端正正插发簪莲开并蒂,再打开这卷画我作丹青你品题,

画中有诗情诗中有画意,我与你同窗同命同声息,

而今莲花虽调蔽,知心语犹在耳边唧唧复唧唧,

地多久情多久,天多长情多长,

海枯石烂情一往,青天可鉴,我铁了心肠,

海角天涯不相忘,来年生翼早回翔。

 

  评论这张
 
阅读(88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